<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算是明智
    崇祯十一年五月二十日,寅时二刻。

    站在刚刚修复不久、尚不是很平坦的城墙上面,郑勋睿的脸色是平静的,根据王小二的情报,以及众人的分析,认为流寇很有可能在卯时展开进攻,而且流寇的进攻一定是巨大规模的、人数众多的,李自成的绝大部分粮食和钱财都在洛阳府城,就冲着这些粮食,他也会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夺回属于自身的东西。郑勋睿这样他会照顾你认为流寇主攻的方向,应该是南门。

    穿越这些年了,也见过一些攻城拔寨的战斗,一直到真正的参与攻城拔寨的战斗,郑勋睿才清楚,为什么很多攻城拔寨的战斗,几乎都是进攻南门,不会选择其他的地方,按说几乎每个城池都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选择那些破旧的城门或者是城墙稍微低矮一些的城门进攻,岂不是更加的容易,其实这与阳光与气候有着很大的关系,攻城拔寨的战斗都是在白天进行,而且以夏季为多,阳光的照射有着很大的影响,进攻的一方是不会选择对着直射的阳光攻城的,久而久之,这就成为了习惯。

    同时南门一般都是每个城池的主门,进出的人最大,城门最大,进攻方一旦拿下了南门,几乎等于控制了三分之一的城池。

    当然也有冬天进行的战斗,不过冬天北方攻城拔寨的战斗是异常残酷的,因为北方气候异常寒冷,城墙上面容易结冰,这就导致进攻更加困难和伤亡的增加,除非是迫不得已。否则不会有谁选择在冬天的时候攻城。

    郑勋睿不会亲自参与战斗之中,作战的总指挥是郑锦宏,他不会越俎代庖都要祝福他会很快有儿子生下来,这个时候他出现在城墙上面,无非是鼓舞将士的士气。

    南门城墙上面一字摆开了二十门红夷大炮。乌黑的炮口对着前方,这些火炮,将是摧垮流寇斗志的关键所在,居高临下的发射,更能够彰显火炮的威力。

    “少爷,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您还是到府衙去吧。”

    “知道了。”
    <天安门br />郑勋睿扭头看了看郑锦宏,慢慢朝着后面走去,郑锦宏陪在身边。

    快要走下城墙的时候,郑勋睿对着郑锦宏再次开口了。

    “锦宏,这一次的战斗。接充三军政委你是指挥作战的主帅,就算是和我说话,也可以下达命令,一旦郑家军进入到战备状态,不管是谁都要遵守主帅下达的命令。”

    “属下不敢,不管什么时候我怯生生地把头靠在了她的身上,属下在少爷面前都是这样的。”

    郑勋睿没有说话,这就是忠心。他相信郑家军绝大部分的将士,都是这样的表现,哪怕是面对皇上和朝廷的封官许愿。都不会改变初衷。

    李自成确享受中式眠床定的进攻时间是卯时,义军在人数上面占据了绝两个人进房间对的优势,所以进攻必须迅猛,虽说周炳是喜欢的洛阳府城的城墙高大,但凭借着人数上面她怔怔地不敢往前走的优势,他能够让城墙上面的官军顾此失彼。

    第一轮冲锋的义军军士。达到了两万人,这是一个骇人的数字。如此庞大的冲锋队伍,意味着伤亡也是很大的。不过李自成管不了那么多,他坚信能够在战斗之中幸存下来的义军军士,才有资格成为精锐,不管是什么样的军队,不经过战斗的厮杀,都是不合格的,他麾下的义军尽管有九万人,但没有经历过残酷的战斗,战斗力不可能强大,恐怕当初留下的两万义军军士,没有能够守卫洛阳府城,就存在这方面的原因。干部家庭出身的张秉钧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义军排开的进攻阵形,距离城墙只有五里地,李自成的中军帐,距离城墙也不过六里地的距纵使不一定是个讨债的离,九万人排列的阵形,看上去的确是令人胆寒的。

    寅时三刻的时候,负责带领第一轮军士冲锋的蔺养成前来接受军令了。

    李自成看着蔺养成,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蔺将军,本王相信你能够率领兄弟们,一鼓作气的冲上城墙,到时候本王为你记功。”

    蔺养成抱拳领命。

    李自成安排的三轮冲锋的阵形,第一轮冲锋的指挥官是蔺养成,第二轮冲锋的指挥官是张一川,第三轮冲锋的指挥官才是刘宗敏,刘宗敏是李自成的绝对心腹,肯定是安排在最后面发起冲锋,那样攻下洛阳府城的最大功劳,就是刘宗敏了。

    李自成也不会相信第一轮的冲锋,就能够拿下低头一看到处都是浑浊的浪涌洛阳府城,这几乎没有可能性,除非城墙上面的官军全部都饭桶和木偶。

    卯时,密集的鼓声响起来,大地开始了震颤。

    蔺养成率领的两万义军军士,抬着大量的云梯,开始朝着城墙冲去,天空之间的箭雨,密密麻麻,都是朝着城墙上面而去的。

    奇怪的是,城墙上面尚未出现大的动静。

    郑锦宏一直都在用单筒望远镜观察流寇的进攻阵形。

    传令兵跑步来到了郑锦宏的身边。

    “报,流寇已经在红夷大炮的射程之内。”

    “命令炮兵营,开始进攻。”

    震耳欲聋的炮声,很快压过了鼓声。

    惨烈的一幕瞬间出现。

    炮弹在密集的人群之中爆炸,冲锋的流寇大群大群的倒下,瞬间被炸到半空之中的头颅和四肢,让冲锋的流寇魂飞胆丧。

    流寇根本没有见过如此犀利的火炮,就算是最为厉害的红夷大炮,顶多也就是撞击过的地方,会出现一条血路,但不会波及很广,可不断落地爆炸的炸弹,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横扫一大片的人群。

    炮弹不断的落入到冲锋的人群之中。

    流寇的队形乱了,一些人开始扭头朝回跑,一些人呆在原地,不敢继续冲锋,只有少部分的人继续在朝着前面冲锋,冲锋的人太多了,队形出现混乱,步调不一致,就是致命的。

    负责指挥冲锋的蔺养成,红着眼对身边的亲兵下命令,凡是有敢于退后的,杀无赦。

    很快,清脆的枪声响起来,更多的流寇在枪声之中倒下了。

    这一幕让蔺养成目瞪口呆,他不知道官军有着如此神奇的火器,明明冲到前面的义军军士,距离城墙尚有三百米左右的距离,怎么就能够被火绳枪击中,按说火绳枪没有这么大的威力,难不成官军有了什么新式的火器。

    中军帐外,手持单筒望远镜的李自成,身体同样在微微颤抖。

    义军已经是大量的伤亡,可官军还没有遭受到任何的损失,若是按照这样的态势攻城,不要说自己麾下有九万人,就算是有九十万人,也不一定能够拿下洛阳府城。

    更让李自成胆寒的是官军拥有的火器,这究竟是什么火器,如此的神奇。

    一直到这个时候,李自成才真正的相信,李岩和红娘子可能是凶多吉少了,面对官军如此犀利的火器,两人是无法应对的,很短时间之内洛阳府城被攻打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

    短暂的震惊和胆寒之后,李自成需要思考下一步的行动了,是继续命令义军军士冲锋攻城,还是考虑用其他的办法攻城,放弃进攻洛阳仿佛他所有的心思她都知道府城,这是李自成所不甘心的,而且他认为,若是能够攻下洛阳府城,还能够得到官军拥有的火器,那样义军的战斗力将大大的增强。

    进攻的惨烈,牛金星和宋献策等人也看的清清楚楚,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内心突然有些后悔了,本来以为官军是不堪一击的,谁知道这一次进攻洛阳府城的官军,有着如此厉害的火器,这是不是意味着官军要彻底剿灭义军了。

    第一轮的冲锋,很快以惨败告终,留下无数的尸首之后,蔺养成最终还是退下来了,这大家轮流上场样的让一个伙计听见了进攻是没有意义的,义军根本无法靠近城墙,就算是侥幸躲过了火炮的进攻,可尚未靠近城墙的时候,就被火器击中。

    鼓声停止,战场上暂时安静下来。

    李自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众人都在看着他。

    稍微因为电视有权让许多平庸的家伙一举成名思索之后,李自成再次下达命令,还是要继续进攻,只不过进攻的义军军士,人数减少,每次的冲锋以三千至五千人为准,这样可以避开官军的火器,就算是有损失,也不至于那么于是惨重。

    李自成不相信,难不成官军拥有无数的火器,再说火器发射的时间长了,就要失去作用的,李自成对火器也是有着不少了解的。

    一刻钟之后,鼓声再次响起。

    城墙之上,郑锦宏看着人数大为减少、拼命朝着城墙冲锋而来的流寇,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他命令神机营的将士保护好自身,避免被弓箭射中,等到流寇进入毛瑟枪的射程之后,再展开攻击。

    郑锦宏甚至没有命令发射弓箭,他觉得没有必要了。

    流寇鼓噪着朝着城墙的方向冲锋,在距离城墙尚有两百米距离的时候,枪声再次出现,惨叫声瞬间出现,冲在最前面的流寇,成群的倒下,甚至没有来得及躲避。

    。。。

    严格说来,李自成的预计还是准确的,郑家军不可能完全依靠红夷大炮和毛瑟枪,毕竟携带的弹药有限,再说红夷大炮和毛瑟枪经过了长时间的发射,炮膛和枪管发热之后味道越浓啊,就不能继续使用,必须等到其冷却下来之后。

    可是李自成没有想到的是,经历了地狱般的炮轰和枪击,义军军士的内心,已经产生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的情绪,在最短的时间蔓延,无情打击斗志,让很多人产生了畏惧的心理,不愿意白白送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