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个年难过
    崇祯十六年的春节到来了。

    郑勋睿依旧在武昌府,没有时间回到南京去和所有家人团聚,文曼珊和卞笑不出来玉京同样在武昌府忙碌,她们正在为钱庄的事情忙活,不过两人一句话是可以概括历史的可以陪着郑勋睿过年了。

    比起忙碌的郑勋睿,京城的朱由检就凄惨很多了。

    阿巴泰依旧在北直隶肆掠,京城依旧处于戒严的状态,已经攻下山西太原府城的李自成,居然派遣人送来了文书,要求被敕封为大明朝廷的王爷,而且还要割据山西与河南等地,若是朝廷答应李自成的要求,则他就会停止对北直隶的进攻,而且会派遣大军与后金鞑子作战,若是朝廷不答应他的要求,那么他肯定会直接进攻京城的。

    李自成的文书让朱由检勃然大怒,毫不犹豫的否决了其要求,在朱由检看来,李自成算什么东西,当年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驿卒,造反多年有了一些实力之后,居然敢于和朝廷直接叫板了,这是对大明皇室和朝廷的侮辱。

    其实也不是什么好的消息也没有,譬如说郑家军剿灭了张献忠极其麾下的流寇,张献忠本人极其近二十万的流寇,在造反多年之后,终于被彻底消灭,可惜的是,这个胜利是郑勋睿以及郑家军获得的。<形势远比她预想的要复杂、要黑暗br />
    郑勋睿已经成为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朱由检眼中不折不扣的恶魔,一个对皇室威胁最大的恶魔。

    郑勋睿连续的几份奏折,让朱由检气的要吐血,他压住了这些奏折,不予理睬,以无声的行动来抗议,可惜的是。湖广和四川的巡抚依旧调整了,两地的锦衣卫报送来了无数的消息,都是禀报地方上出现的诸多事情的。

    郑勋睿已经毫无顾忌的动手了。

    这让朱由检跌造就了大湘西民族地区世世代代生存不息、醇厚浓郁的历史文化入了深渊之中。他几乎找不出什么应对的办法了。

    朝廷面临的只好答应他的要求实际情况非常糟糕,朱由检的甚至顶多在京城还有作用。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各地肆掠,李自成占据了河南与山西两地的大部分地方,而郑勋睿则是更加的厉害,掌控了南直隶、陕西、山东、湖广、四川、浙江等大部分的地方,其力量日益的壮大起来。

    这三股的力量,都是朝廷无法抗衡的,而且朱由检可以断定,郑勋睿一定能够彻底的消灭另外的两股势力。真正的统一天下。

    想起不久之前杨嗣昌的建议,想到敕封郑勋睿为湘王、太子太师、文渊阁大学士的圣旨,朱由检连愤怒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来以为这道圣旨可以节制郑勋睿,让郑家军帮助剿灭流寇,还大明内部的安宁,谁知道郑勋睿恰恰是利用了这道圣旨,肆无忌惮的在四川和湖广动手了。

    这不能不说是极大的讽刺。

    大年三十这一天,朱由检强打精神,与后宫的嫔妃一起吃了团年饭。而后就在光会胡咧咧司礼监大太监王承恩的陪同之下,独自来到了乾清宫,他告诉王承恩。不准任何人打扰,他要一个人在乾清宫好好的静一静,想想为什么为出现这样的局面。

    大年三十的晚上,老百姓都是要守岁的,家家户户都是点着亮堂堂的灯,众人在灯光之下,期盼着驱除来年所有的病痛和不如意,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乾清宫里面所有的灯都点亮了,这是王承恩安排的。朱由检已经没有了心情。

    桌上摆着大量的奏折,其中有不少是压住不发的奏折。这里面包括有郑勋睿的奏折,也有五省总督熊文灿恳求撤销五省总督之职。以及四川总兵秦良玉恳请辞去总兵之职、举荐郑家军参将苏蛮子出任四川总兵的奏折,更有各地锦衣卫发来的情报。

    静静坐在龙椅之上的朱由检,看着御案上面的奏折,脸色愈发的苍白,就在王承恩小心翼翼的走进乾清宫的时候,朱由检突然伸手,将所有的奏折全部都推到了地上。

    如果你儿子真的被查出是这起命案的直接导致者奏折掉落地上,声音本不是很大,可在异常安静的乾清宫里面,这声音就显得异常的突兀了,以至于王承恩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

    王承恩走过来,蹲下身子准备拾起地上散落的奏折。

    “不要捡起来,朕要你不要捡起来。。。”

    朱由检突然怒吼了,声音有些尖锐和嘶哑,蹲在地上的王承恩,扑通的跪下了。

    “奴婢惊扰了皇上,奴婢有罪。。。”

    看着诚惶诚恐磕头的王承恩,朱由检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的情绪稍微平静一些了。

    “罢了,起来吧,朕没有怪罪你,不用请罪了。”

    王承恩已经是朱由检最为信任的人之一,此时此刻,朱由检已经不相信朝廷之中的任何文武大臣,包括诸多的东林党人。

    朱由检曾经寄希望于钱士升等东林党人,期盼依靠东林党人的力量,能够削弱郑勋睿的实力,能够拯救大明逐渐颓废的局势,可惜他失望了,钱士升出任内阁首辅之后,朝廷遭受的打击更大,松山之战失败,让朝廷瞬间陷入到深渊,李自成攻陷太原府城,力量变得庞大,让朝廷几乎失去了对北方所有地方的掌控。
    而朱由检最寄予希望的一件事情,那就是钱士升对付和削弱郑勋睿的实力,这件事情几乎没有怎么进行,近两年的时间以来,钱士升除开大量提拔东林党人,排除异己,在朝中篡取更多的权力,压根就没有做什么对付郑勋睿的事情。

    算计来算计去,朱由检最终算计了自身。
    周延儒和杨廷枢等人已经投奔了郑勋睿,大明南北两个地方的情形完全不一样了,郑勋睿占据了富庶的南方,如鱼得水,郑家军的实力不断的壮大,人数已经接近二十万人,成为了谁都畏惧的力量,南直隶和浙江等地的富庶,吸引了大量的士大夫和商贾前往,多灾多难的北直隶,留下的几乎都是穷苦的百姓,一些曾经富庶的县城,几乎是人去楼空了。

    宫内再次安静下来,奏折依旧散落在地上,王承恩垂首站在一边,朱由检依旧在出神。

    一个太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探头看见了王承恩,他准备开口的时候,看见了散落在地上的奏折,感觉到情况不对,马上缩回头去了。

    王承恩看见了这个太监,是他的心腹。

    微微抬头看了看依旧陷入沉思的皇上,王承恩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外。

    太监拿出了一封奏折,说是杨嗣昌大人递进来的,杨大人还在外面等候。

    王承恩接过了奏折,挥手让太监退下去了。

    再次进入乾清宫,还在想着如何开口的王承恩,听见了皇上的声音。

    “王承恩,有什么事情吗。”

    “皇上,杨嗣昌大人递来的奏折,人还在外面等候。”

    “哦,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回禀皇上,快要到亥时了。”

    “都这么晚了,杨爱卿居然还在皇宫外面等候,也罢,将奏折拿来朕看看。”

    一刻钟之后,朱由检看完了奏折,脸色如常,并未见到喜悦之情。

    将奏折放在了御案上面,朱由检开口说话了。

    “王承恩,你说说看,郑勋睿若是造反了,会如何对待朕啊。”

    这个问题太尖锐和太突然,王承恩根本就无法回答,其实这也是皇上多余的话语,历史上无数朝廷的更迭,末代皇帝最终的结局都是摆在那里的。

    “皇上,奴婢觉得后金鞑子、流寇和郑勋睿都不能够成功的,朝廷大军一定能够击败他们,皇上一定能够力挽狂澜,开创盛世。。。”

    王承恩还没有说完,朱由检就摆摆手。

    “朕没有那么神奇,如今朕是四面楚歌,杨爱卿奏折上面说了,多少年来他准备亲自到河南以及山西一带去,率领朝廷大军打败流寇,稳定北方,他还说了我说句失礼的话,只要山海关能够牢牢的守住,后金鞑子迟早是会撤离北直隶的,当今之计,最为主要的是稳住北方,而后徐徐的图但是南方,诸多的士大夫和读书人,内心还是效忠朝廷的,不会跟随郑勋睿造反。。。”

    朱由检说完之后,王承恩主动开口了听妈给你弹一支曲子。

    “皇上,奴婢以为杨大人所言是高见,杨大人有勇有谋,一定能够率领大军打败流寇,稳定北方的。”

    朱由检苍白的脸上,总是是露出一丝的笑容。

    “好了,王承恩,今日乃是大年三十,朕就不见杨爱卿了,你代朕去见见杨爱卿,让他安安心心的过年,年后的早朝,朕要未予杨爱卿重任。。。”

    王承恩离开乾清宫,屋子里恢复了安静,朱由检愣了一会,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下面去捡起地上的奏折,当看到奏折上面郑勋睿三个字的时候,他恨不得再次将奏折扔到地上,狠狠的踩上几脚,不过如此的发泄有什么作用。

    将所有的奏折放到了御案上面之后,朱由检再次整理了自身的情绪,转身离开了乾清宫,朝着后宫的方向走去,他还要和皇后、太子等人一起守夜像是气急败坏的样子:“什么。

    好不我有事向您汇报容易劝杨嗣昌离开了皇宫,王承恩匆匆忙忙的赶往乾清宫,进入宫殿里面,已经看不见皇上的踪影,身边的太监”“我这么放肆低声禀报,说是皇上已经离开这里到后宫去了。

    王承恩微微点头,好像是放心了很多,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眼前的两盏油灯突然无缘无故的熄灭了,王承恩打了一个冷颤,看了看四周,没有谁故意去弄熄。

    乾清宫的油灯大年三十熄灭,这兆头真的不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