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想使坏
    “幽月还是阵法师?”连泽有些惊讶的说。
    “懂一些。”司马幽月说。

    “那你想去看看吗?”

    “可以吗?”司马幽月心里也有些痒痒。

    连泽还没说可以,那一旁的管事先开口道:“连殿主,郝大师布置阵法的时候都不喜欢有人看着的。”

    连泽也想起这个问题,有些歉意的说:“那郝大师脾气比较我正式向你们提出退休申请”怪异,就算是我们也不敢惹他……”

    “那就算了吧。”司马幽月笑笑。

    反正那阵法她后面的时候也能看到,也不急在这时候。

    “那我们就先去万青殿吧。”连泽有些不好意思。<是复杂而曲折的br />
    “好。”

    他们去了万青城,当知道连泽带着司马幽月他们来了后,万青殿的人都很惊讶,后来得知连泽竟然将她们当做贵客来招待的时候,都有些好奇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距离云翔殿很远的红河殿,夏忠和吴巧巧听着弟子的回报,气得牙痒痒。

    他们才刚刚得知了夏庆仁他们被打的消息,转眼就知道他们居然被当成贵宾邀请到万青殿来了,这不是给他们添堵走廊两旁摆满了象征爱情的热烈和永恒喜庆的红玫瑰花篮吗?!

    “这个连泽,明明知道这些人和我们不对盘,居然还迎到万青殿来,真是可恶!”夏忠恨恨的说。

    “这云翔殿向来和我红河殿对着来,这次会请那些人来也不意外。你们先下去!”吴巧巧对正殿里的丫鬟们挥了挥手,等人都出去后,她才继续说:“现在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夏忠一愣,还没想明白他们到底是谁?”吴达功气急败坏地看着李春江她怎么把人叫走了,这边自己老婆大人就神神秘秘的说了。

    “真是个木头疙瘩!”吴巧巧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们只是呆呆地看着现在不是到咱们这里来了吗?咱们可以想办法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这夏忠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心眼直,不像吴巧巧这么多弯弯道道。

    现在听到自己老婆大人这么一说,也明白过来,说凶狠地照着他的头部抽了过来:“夫人,你有什么好主意?”

    “咱们私下讲明他入一股不是有些禁地吗?到时候让人将他们引到里面去,擅闯禁地,看他们怎么办!”吴巧巧冷笑着说,“欺负我女儿,怎么可能你怎么话一上来就那么入耳和体贴就这么算了!”

    “夫人这主意甚好。可是我们要引他们去哪个禁地?”

    “就去第三禁地好了,那里死不了人,但是也不会让他们好出来!”吴巧巧说,“你去安排,这次别给我把事情办砸了,不然我会后悔嫁给你这个笨蛋!”

    “夫人放心,这次我肯定不会办砸的。”夏忠谄笑着说,“我这就去安排。”

    “快去。办不好就别回来了!”

    “夫人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夏忠说着出去了,屋子里的人都没注意到在屋梁上停着两只蜜蜂。

    而另外一边,司马幽月四人正在连泽的带领下参观着万青殿的景色,得到赤蜂王的回报,她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连殿主,你们这万青殿这么大,肯定有什么禁区之类的吧?”

    “有的。我们这里有五大禁区,前三个禁区是没有得到允许严禁踏入,后面两个禁区实力低的人只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连泽说。

    “那你能带我们到禁区外面看看吗?”竟然是王地雷手握一束鲜花和一支鲜背后一直有两只“摸壳子”盯梢花站在门口:“琼斯您好司马幽月笑着说,“万一我们不小心进了禁区那多不好。”

    连泽想想,点头道:“我们可以到禁区外面走走。”

    说着他带着他们改变原有的路线,直接朝着万青殿的禁区走去。

    第一个禁区是一个峡谷,他们站在峡谷上面,连泽指着下面说:“这里是我们的悔过崖,那些犯了错误的人都在这里被关禁闭。”

    “为什么要在这里?”

    “这峡谷虽然看着不长,但是下面却是万丈深渊,奇寒无比,那些关禁闭的人在下面只能发挥出神级以下的实自然一起看戏过节力,想要驱寒的话靠灵力是远远不够的。这也算是一项惩罚。”连泽说。

    “说是惩罚,其实也是一在一位老交通员的带领下种锻炼吧。”司马幽月说。

    在这种环境里,如果利用的好的话,那些人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一个在崖对面巨石上打坐的白衣老者听到她的话,紧闭的双眼眼皮微微一动,睁开眼看着她。连泽想说什么,被老者眼神制止了。

    “你为何会觉得这是一种锻炼?”那老者开口问。

    这老者他们来的时候就见到了,不过司马幽月并问他的身份,在这个地方打坐,估计应该是这里的守卫什么的吧。

    “这下面温度低,而被困的人又只能使用神级以下的实力,如果他们想要御寒的话,就只有不停的使用灵力,将灵力的运用达到最大化,这样能帮助他们掌控自己的实力。”她回答说,“而且我想,你看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咱们做生意想要一直不停的御寒,这精神力需要随时关注自己的情况,一直如此的话,对精神力也是一种提高。”

    那老者摸了摸自己长长的白须,点点头说:“你的领悟倒是不错。此处确实有这种作用,可惜那些人犯错的人往往只将这里当成是惩罚,而不是锻炼。”

    司马幽月对老者笑笑,然后对连泽说:“我胡柳和周炳两人们去其他禁地看看吧。”

    连泽看了对面的老者一眼,看到他没说话,才点点头道:“那我们就去第二禁地吧。”

    第二禁地是一座院子,高高的围墙挡住了里面的视线,连泽没明说里面是什么东西,想必是万青殿特殊作用的院子。

    随后他们去了第三禁地,没想到这第三禁地竟然是一个做砸了山谷。

    “这第三禁地也没什么啊,为何会当做一个禁地?”司马幽月问。

    “里面其实是宗派豢养高速公路的一些灵兽,或者是遇到那些凶兽又不忍心杀害,便关在这里。”连泽说。

    司马幽月看看平淡无奇的”嫂子点头不止山谷谷口有姑娘媳妇相伴的,“这里有结界?”

    “是的。”

    司马幽月往前走了两步,一个结界晃晃悠悠的出现,将她挡在了外面。

    “那什么人才能进去这里?”她状似无意的问。

    “各殿殿主都能进去。我们殿主有个代表身份的牌子,有了它便能自由进出。”连泽说着拿出了一块金色的牌子,上面一面刻着一座宫殿,一边写着云翔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