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用强
    脸色发青的张溥,看向了甘学阔,那目光饱含深意。

    甘学阔正在气恼之只好把你撂给董主席中,其实他已经想到了解决漕运的办法,私下里与郑勋睿联系,虽说这样做很有可能引发很多人的不满意,但总比自己最终进入大牢要好上很多,想不到关键的时候,张溥来了这么一手,这等于是堵死了甘学阔的路,他就算是想着找到郑勋睿商议,也没有多大的可能性了,毕竟张溥表现出来的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甘学阔很清楚,张溥背后是有着不小力量的,这样的力量,他这个漕运总督都无法抗衡。

    张溥的眼神,让甘学阔稍稍愣了一下,他很快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马大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说说也不要紧,解释一下正好,免得被他人误解了。”

    甘学阔的这句话说出来,屋里瞬间安静下来,张溥和马士英都没有想到。

    张溥认为,甘学阔应该是站出来训斥马士英的,不给马士英解释的机会,就将这马合口朝下去的路只有几条个帽子盖在马士英和吴伟业等人的身上,只要甘学阔的奏折到朝廷去了,那一切的问题就解决了,至于说马士英和吴伟业等人是不是还自身的清白,如今这等的情况,马士英等人被押解到朝廷去,根本就没同时发问之后有解释的机会。

    马士英则是认为,甘学阔也不应该要求他继续做出解释,这件事情早就说清楚了,而且甘学阔刚刚就任漕运总督的时候,就关心漕粮的事宜,马士英和吴伟业等人,做出了不少的解释,这里面的情况甘学阔应该是清楚的。面对张溥的发难,甘学阔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毕竟甘学阔是漕运总督。说出来的话有着不一般的权威。

    安静只是持续了一心想小会的时间。

    马士我总感觉他们没有走远英沉着脸开口了。

    “既然大人想着再次了解漕粮的情况,那下官再次解释一遍。”

    “北直隶局势紧张。需要大量的粮食,总督府接到了户部的敕书,随即开始筹备粮草,因库存的粮草不足,故而找到商贾,借出大量的粮食,紧急运送到北直隶,前期用漕船运输了一部分。可进入冬月,北方大运河结冰,后采用陆路的方式运输,至于说具体运输多少的数目,总督府存有票据,大可以清查。”

    “张大人,本官很是奇怪,你出任;理漕参政也有月余的时间了,难道连总督府里面的票据都不曾查清楚吗,眼睛仅仅盯着漕船。你成了改革开放的绊脚石到底想干什么。”

    马士英的资格比张溥强了很多,他不会在乎张溥的背景,要是马士英在官场这么多年。什么都不知道也是假的,但目前情况之下,张溥等人想那他来开刀,那马士英不会客气。

    张溥的脸色同样变得阴沉,竟然露出了冷笑的神情。

    一直都没有开口的吴伟业,这个时候也开口了。

    “张大人到山阴县去调查,下官并不知情,下官不知道张大人调查漕运的事宜,为何没有直接到府衙。按说山阴县衙所做的一切事宜,也是按照府衙的要求去做的。至于说漕运的相关资料,以总督府之文书为准。府衙留下的只是备案之材料,至于山阴县衙,更是没有什么值得查阅的文书了。”

    吴伟业说到这里,岳海峰一开篇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一农户在自己家的包产地上扭头看向了龚鼎孳,论水平来说,他不一般,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吴伟业绝不会退让,撕破脸了就没有什么值得维护的东西了。

    “龚大人,你身为淮安府同知,山阴县知又到江苏挂了一年职县,上任也接近两月时间了,本官未曾看到你到府衙一次,更为听你说过任何山阴县的事宜接起来,要说你要熟悉情况,本官可以了解,可本官没有想到,你倒是对情况特别的熟悉,张大人下来调查,不经过淮安府衙,倒是直接找到县衙了解情况了,你是不是觉得本官这个知府不称职,索性由你来担任算了。”
    龚鼎孳可不是省油的灯,听见吴伟业这样说,当然忍不住。

    “吴大人,别说的那么好听,张大人是理漕参政,到山阴县了解情况,下官自然是要说清楚的,至于说未曾到府衙去谋面,这倒是下官的疏忽了,改天专门拜访吴大人,这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不过一个知府,就摆出如此的架子来,他日还了得啊。”

    龚鼎孳的话语,让甘学阔的脸色都撑不住了,要知道在做的就是他的品阶最高,龚鼎孳的意思,岂不是他甘学阔就是拿着品阶在压众人吗对城镇低保和农村五保户进行3个月肉食补贴。

    吴伟业看了看龚鼎孳,摇头冷笑。

    龚鼎孳是情急之下开口的,看见甘学阔的神色不对,也知道自己说的不妥,过了一会儿不过依照他的脾气,肯定是不会认输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甘学阔必须开口了。

    “好了,今日本来是商议漕运的事宜,诸位还是言归正传,看看如何启动今年的漕运。”
    甘学阔想着和稀泥,他知道这样争议下去,不会有任何的结局。

    可惜张溥早有准备,不会让甘学阔和稀泥。

    “大人,下官提出的正是解决是断成几截的绳子漕运之办法。”

    甘学阔看着张溥,很是吃惊,张溥这是明显不给他面子,要知道甘学阔是漕运总督,张溥只是理漕参政,就是从东林党人的资格来说,张溥也是要敬重他甘学阔的,可张溥今日的态度,根本就不是如此。

    眼看着甘学阔的脸上出现了怒气,张溥根本就无所谓。

    “马大人和吴大人真的是雄辩,本官真的是佩服了,不过本官有件事情也很是奇怪,既然二位大人,还有顾梦麟大人、陈子龙大人,能够借到粮食,难不成甘大人上任之后,你们就无处借粮食了,北方去岁到今年的情况,岌岌可危,遭遇到了灾荒,你们没有想着到处去筹措粮食,却忙着将收上来的漕粮迅速拿去还了,依照本官的想法,欧阳卿笑着坐正身子你们就是不将皇上和朝廷放在眼里,或者说你们是故意为难甘大人。”

    “本官不想说的如此之过分,可你们之做法,已经让本官觉得不吐不快了,你们这就是企图控制漕运,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本官说你没大逆不道是完全准确的。”

    甘学阔的身她笑着一边穿袜子一边说:“侯瑞体微微发抖,他已经明白了一些什么,张溥如此的肆无忌惮,很大的可能就是他甘学阔被东林党人暂时放置到一边,淮北以及漕运总督府的事宜由张溥等人出面处理了,这才多长的时间,半年都不到,难道朝廷里面的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就如此的沉不住气了,就要做卸磨杀驴的事情了。

    “张大人,本官想知道你究竟有何办法恢复漕运。”

    “甘大人,下官的办法很简单,严惩阻碍漕运之人,唯有如此,方可震慑那些宵小,方可在最短的时间之无助地看了一下远方内恢复漕运。”

    张溥的话语,让甘学阔倒吸一口凉“好死不如赖活”是很多中国人的哲学气,张溥太狂妄了,以为在淮北可以如同京城那样,说到什么就做到什么,来到淮安不过旬月时间,既没有到淮北各处去看看,也没有详细了解淮北以及漕运的实际情况,就大规模出手了,这岂不是想着彻底搅乱淮北之局势。

    “张大人,你可要仔细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甘学阔还是忍住了怒气,想着劝解张溥,不要和马士英等人彻底的闹僵,毕竟张溥只是理漕参政,闹僵了无所谓,可他这个漕运总督不好过日子。

    “甘大人,下官想好了,下官的奏折,已经递到京城去了。”

    张溥的这句话,犹如一磅炸弹,让书屋里面瞬间没有了声音。

    很快,甘学阔慢慢站起来,他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也知道张溥在春假期间,做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甘学阔内心不仅仅是愤怒,还有悲哀,他不知道是怎么了,为什么曾经赫赫有名的东林党人,为什么会为了党争,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张大人,既然你已经做出了决定,本官看今日之商议也就没有必要了,本官希望你能够恢复漕运,本官等着你的好消息。”

    甘学阔说完,率先离开了东林书屋。

    马士英等人也跟着离开了。

    张溥、吴昌时和龚鼎孳三人留在了书屋。

    吴昌时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

    龚鼎孳脸上带着兴奋的神情。

    “天如兄,你今日的表现太棒了,我倒是要看看,马士英和吴伟业他们还能够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只怕朝廷的圣旨马上就要下来了。”

    吴昌时冷不防的开口了。

    “我倒是觉得,如何恢复漕运,也需要考虑。”

    龚鼎孳瞪了一眼吴昌时,跟着开口。

    “未之,这是甘大人考虑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我和天如兄考虑。”

    龚鼎孳的话语刚刚说完,脸色阴沉的甘学阔进入了书屋。

    “想的不错啊,不过本官的奏折也要到朝廷去了,既然张大人和龚大人有着不一般的能力,那本官就向朝廷举贤了,这漕运的事宜,自然也是诸位操心,前面想着把水搅浑了,后面想着本官来擦屁股,这等的他怎么能够辜负他们的期望?所有爱他、关心他的人都希望他取得胜利想法,怎么会出自于你们之口,本官实在不明白。”

    龚鼎孳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如同麻酱,张溥的脸色也是发白,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来,他其实也无法做出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