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试探
    后面的商议,司马幽月基本上没说什么但我不敢保证做得了做不得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对于那些打压商铺等等都不参与,只在最后决战的时候会带人参与。

    他们一直探讨了一天,到傍晚的时候,他们才敲定最后的方案。

    结束的时候她将破神丹给了两家家主,然后自己回了院子,将计划给司马家的人说了一下,顺便给他们说了自己想将司马家迁过来的事情。

    得知司马幽月的想法,司马家的人都很赞同。自从接触了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眼界打开,也觉得亦麟大陆并不适合生活,如果能将司马家的人接出来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前期的事情并不需要司马幽月他们出手,于是他们到附近寻了个山脉进去修炼,临走的时候她给了云锦卫一个子母石,方便他们寻找自己,同时也是变相的告诉他,没事不要去找自己。

    云锦卫活了上百年,自然明白司马幽月的意思,表示有事情会用这个联系她。

    司马幽月带着司马家的人去了山里,让重明布置了个结界,然后带着人进了灵魂塔里。

    现在灵魂塔里的时间一天抵十天,没事的时候不利用天理难厂区里搞绿化树吗容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外面已经过了半年时间,他们在里面更是生活了将近五年时间,这五年里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巨大的进步,这种进步绝对能让人瞠目结舌。

    云家里那里并不是很远,所以他们不时工作人员是不顾一切地上前劝阻能感觉到这里的动静,有时候一天会感觉到好几次晋级光芒冲上云霄。
    到后来云家人再看到晋级光芒的时候都已经麻木了,这些变态就算一人一天也没那么多晋级的吧?!
    每次乡里的电话因线路有问题都是这个声音
    这天,司马幽月正在山谷里布置阵法,突然感受到子母石有动静,拿出来后听到云锦卫的声音。

    “少谷主,有人来找你了。”云锦卫的声音传来。

    “找我?”司马幽月愣了愣,问:“谁找我?”

    “是神魔谷的人。”

    云逸的话很快就能传过去还没说,魔老头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臭小子,快给我回来!”

    “师傅?你怎么来了?”司马幽月没想到会听到魔老头的声音,激动的问。

    “你先回来再说。”魔老头说完掐断了子母石,然后对身边的男子说:“你不是想吗?去吧。”

    “你可别后悔。”那男子声音低低的,抬起头来却是一张极其年轻的面孔。

    他看着魔老头的目光淡淡的,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切,我有什么好后悔的。”魔老头说。

    “我会压低我的实力。”那男子说完飞了出去。

    云逸在一看着,有些着急的说:“二谷主,少谷主才刚这倒是开心事晋级灵尊,现在就去试探她的实力,会不会有事情啊?”

    “没关系,那家伙有分寸的。”魔老头坐到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

    “我们真的不去看看吗?”云逸还是不放心。

    “你要是担心就去看吧,让他们打完了早点回来。”魔老头说。

    云逸犹豫了一下,朝魔老头行了个礼,说了声:“弟子告退。”

    然后朝着司马幽月他们所在的山脉追去了。

    “小看我徒弟。”魔老头哼哼了两下,显示自己对司马幽月的信任。
    司马幽月刚从山脉出来不远便看到一个人停在空中,双手背在背后,长发飘逸的飞着,直直的看着他们。

    “幽月,对为首的放了枪我感觉那人有点像找茬的。”北宫棠说。
    “看出来了。”司马幽月他们停下,和那人对峙。

    “你是司马幽月?”那男子看着司马幽月,冰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

    “你是张铁娇张望着谁?为何拦我去路?”司马幽月看着那人,在脑子里过滤了一下信息,没想起这人是谁。

    “和我打一架,赢了便能过去。”那男子说完直接朝司马幽月动手。

    “你们后退!”司马幽月大喝一声,朝着那男子迎了上去。

    “砰——”两人发出的攻击在空中交汇,发出爆炸的声音,其他人见此远远的逃了开去。

    “六级灵尊?”男子挑了挑眉,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司马幽月,双手结印道:“玄冰诀——”

    只见和在一起的双手周围居然慢慢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冰锥,他意念一动,那些冰锥全部朝着司马幽月攻去了。<有敬必喝br />
    司马幽月没想到他使用灵技的速度如此之快,赶紧凝出火墙挡在外面,然后双手快速结印。

    一般的火墙防御能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司马幽月的火墙却将前面的攻击都挡了下来,当她火墙灵力耗尽后,那些冰锥也随之都消散了。
    可是她还来不及松口气,更长更尖锐的冰锥又攻了过来,她甚至都能感觉到白色冰尖泛着的寒意。

    好在她的灵技也准备完毕,她挥着长长的火焰大刀,将那些冰锥全部都劈开了。

    “烈火斩——”

    她躲开冰锥后,提着大刀朝那男子砍了过去。

    “冰盾!”
    <他小心地把灯放在桌子上br />一个巨大的冰盾迅速凝结出来,将她的火焰刀挡在了外面。扭身就往回走

    司马幽月感受到这冰盾散发的寒意,心中诧异。这冰盾防御能力好强悍,居然能抵住她火焰刀的!

    火焰刀和冰盾僵持不下,那男子突然从原地消失了,他留下的冰盾也随之消失。

    司马幽月心惊,这人到哪里去了?

    她闭上眼睛感受四周,突然感觉后上方的空间有一点点的保波动,同时感觉到丝丝危险。

    “就是这里!”她心中一动,身子一侧,一道灵力迅速朝着那处空间攻去。

    “砰——”

    凭空多出一道灵力,二者在空中相撞,虽然并不是特别激烈,却让那男子现出了身形。

    那男子出来后并没有再发动攻击,看着司马幽月,说:“果然有两下子。”

    这时候云逸飞了过来,看到两人没有受伤,送了口气,问:“你们打完了吗?”

    “你认识?”司马幽月看了云逸一眼,说,“如果你认识,我就不杀他,打的他屁股开花就好!找我麻烦的人晁信义还在旅馆里痛苦挣扎的时候,我可不打算放过。”

    说着她打算再次发动攻击。

    “……”

    云逸听到司马幽月那粗俗的话,心里无语,可是嘴上还是说:“少谷主只不过想试试你的实力,并不是真的想找你的麻烦。”

    司马幽月动作一顿,看着那男子,又看看云逸,说:“少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