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祭拜河神
    刘宗周和王铎没有想到,杨廷枢更是没有想到,搬迁火器局的决定下来,奏折甚至还没有送到京城去的时候,郑勋睿已经派郑家军将士抵达南京,开始了大规模的搬迁,南京距离淮安五百多里地,应该说运输是很不方便的,而且火器局有很多的大型器械,更是影响到了运输,可搬迁的队伍之中,汤若望和薄玉等人都是专家和高手,很快就将诸多的器械拆卸打包,装上了马车,整个的搬迁事宜,三天全部做完,南京火器局只剩下孤零零的房子了。

    到了这个时候,刘宗周和王铎等人就是想着为难,也没有机会了,他们送往京城的奏折也失去了意义,不管朝廷是什么态度,火器局里面的所有器械都搬迁走了。

    火器局这个处理只是暂时的所辖的全部工匠,一样跟着到淮安去,这些工匠是绝不会拒绝的,很简单,每名工匠每月至少有二两银子的工钱,不管是有事情做还是没有事情做,有了这些工钱,工匠至少能够让自身和家人活命。

    淮安的房屋早就准备好了,基本都是新修的房屋,有些作坊还是薄玉等人亲自指点修建的,必须要符合规定。

    搬迁之前,汤若望只用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将材料全部看完,而且不止看一遍,给郑勋睿禀报的时候,汤若望一脸的激动,说材料上面标注出来的东西,是绝对的高人,而得知这些标注是郑勋睿亲自写出来的时候,汤若望连连说不可能。

    不过和郑勋睿交谈了大半天的时间之后,汤若望真正的服气了,惊呼郑勋睿为天人。竟然懂得那么多的东西,其中一些关键的知识,对于汤若望来说,有着醍醐灌顶的作用。

    接下来,汤若望与薄玉两人也进行了接触。一番交谈之后,对于郑勋睿做出的安排更是顶礼膜拜了。

    汤若望是理论方面的专家,薄玉是实际操作方面的专家,两人的联合可谓是珠联璧合,能够发挥出来最大的能力,这也是郑勋睿经过认真思索之后做出的决定。

    此外还有毕懋康。毕懋康的情况又不一样,既有理论方面的知识,又有实际操作的经验,毕竟刚刚发明燧发枪的时间不长,故而汤若望和薄玉两人进行充分的交谈和磋商之后。一同和毕懋康交换意见,那就能够想出更多新颖的点子,一旦这些点子付诸到实践之中,火器和火炮将得到大幅度的改进与进步。

    实际情况与郑勋睿预料的差不多。

    汤若望得知薄玉正在招徕工匠的时候,马上请求郑勋睿,他还有几个精通火器的同伴,是不是也一同招徕到淮安来,这些人有的在京城。有的尚在广东一带,应该说这些人的知道是你的小屋生活也都不是很如意。

    郑勋睿没有拒绝汤若望的请求,他很清楚。汤若望的这些伙伴悉数都是到大明来传教的,汤若望内心的愿望是不会磨灭的,那就是到大明来传播天主教教义,这方面不是郑勋睿几句话就可以打灭的,一个人有着坚定的理想和追求,这是好事情。没有必要粗暴的拒绝,再说大明是读书人的天下。儒家讲到此地思想主导社会,就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也被儒家教义左右认识和生活,天主教想在这里拓展,难度很大。

    时间到了三月中旬,总督府已经是一片忙碌。
    <您就帮王家一次br />漕运即将开始,第一批五十万石粮食,必须在一个月时间之内运抵北方,还有三十万石粮食需要运送到陕西、蓬莱和复州等地,码头上已”我哀求道:“彪哥经变得异常热闹。

    阿炳已经加入到洪巧巧的丈夫接连看着酒门,成为洪门之中统管漕运船只的一名堂主,也就是在春节休沐的时间,等到严重到下游的人都没有水喝的时候阿炳终于成家了,而且是在码头安家,漕运总督郑勋睿都专门表示了祝贺,这让阿炳异常的激动,做事情也更加的卖命了。

    尽管身份不一样了,可阿炳还是亲自参与到漕运之中,依旧是漕运船上面当张熙晨身临其境地站在李蕴琳的家乡李家沟村时的一名尖丁,但他的威望和之前大不一样了,说话一言九鼎。

    洪门的规矩是很明确的,漕船到可不就找到第三条道路了吗?我们日常总是在那里总结每一个码头,与当地洪门取得联系,只要手续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都能够畅行无阻,运河里面的其他船只,以前都是欺凌漕船的,现如今可不敢这样做了郑百祥也无法答复,毕竟每一艘漕船上面,都挂着一面大大的旗帜,上面绣着一个洪字,这就表示是洪门,谁不知道洪门是得到总督府衙支持的。

    特别是郑家军打败了后金鞑子,占领了复州、金州和旅顺等地的消息,传遍淮北之后,众人都知道了总督大人的厉害,这个时候若是想着逞强,那等于是找死,人家总督大人已经被敕封为太子少保,尊贵的不得了,灭你几艘运河上的船只,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阿炳担任尖丁的漕船为首,第一批漕船两百艘,运送十万石粮食到北方去。

    三月十五是出发日子。

    阿炳带领所有漕船的尖丁,在码头拜祭河神,期盼一路平安。

    漕船上的帮丁不直接参与拜祭,但必须按照要求站立在四周。

    码头上几千人,共同拜见河神,这个规模可不一般。

    这样的情形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以前大大小小的漕帮林立,每艘漕船依靠不同的漕帮,自然是不可能一起拜祭河神的,就算是一起出发,也是各自拜祭,如今情况不一样了,运河上只有洪门一家,所有漕船都是洪门管理,故而大家可以一起拜祭河神。

    作为洪门的堂主、漕船的尖丁,老资格的水手,阿炳当仁不让的主持拜祭仪式。

    卯时,三声锣响,阿炳带着所有尖丁,出现在码头上。

    几千的帮丁早就肃立在码头上,等候拜祭仪式的开始。

    漕运的头柱香是最为重要的,谁点燃头柱香,就会成为日后漕运的统领。

    阿炳早就坚持过了,这头柱香必须是洪门门主洪明成点燃,他可不敢点头柱香。

    阿炳带领诸多尖丁站好之后,大声开口了。

    “恭迎洪门洪明成门主。”

    “恭迎洪门洪明成门主。。。”

    众人都跟着呼喊了,就连在四周观的百姓,也受到影响,一同跟着呼喊。

    众人的目光集中到码头的南面,洪明成应该是从那里走出三个丫头胡乱塞了肚子来的。

    南面走出一行人之后,码头上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众人大概以为是看错了。

    阿炳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了。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漕运直到其他赌徒把我们甩出相当远的距离总督郑勋睿大人,洪明成等人跟随在郑勋睿的后面。
    阿炳很快反应过来了,大声喊出口了一个说。

    “漕船尖丁、帮丁恭迎总督大人。”

    阿炳喊出来之后,迅速跪下了。

    漕船很多的尖丁和帮丁不认识郑勋睿,可郑勋睿的大名他们都知道,这位总督大人了不得,在众人的心目之中都成为神仙了。

    “恭迎总督大人。。。”

    所有人都跟着跪下了,包括在一边看热闹的老百姓,郑勋睿的神奇,在老百姓那里传的更加的玄乎。

    郑勋睿脸上带着笑容,慢慢走向了祭台。

    阿炳迅速站起身来,从祭台的旁边拿出头柱香,恭恭敬敬的递给了郑勋睿。

    郑勋睿点燃了头柱香,他手持点燃的香,对着祭台开口了。

    “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蒋书记运总督郑勋睿,今日在此祭拜河神,祈求河神保佑漕运顺利,漕船顺风我感觉这事搞大了顺水,漕船之上水手平平安安,河神若是接受了本官的祭拜,日后本官只要担任漕运总督,每年都会专门来这里祭拜,河神若是拒绝本官的恳求,本官绝不善罢甘休,就算是到玉皇大帝那里,也要与你河神斗个高低。”
    “漕船上之水手,都是本官之兄弟,他们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为的是要养活家小,他们的要求不高,河神保佑他们,乃是顺应天意之事情。”

    “本官今日之祭拜,所说话语,斩钉截铁,河神若是不满意,尽管冲着本官来,本官欣然接受,若是冲着漕船水手发怒,本官自此之后鄙视你河神。”

    。。。

    阿炳等人感动的热泪盈眶,郑勋睿这种祭拜的方式,他们是第一次看见和听见,尽管总督大人的话语,很有可能得罪河神,但所有的尖丁和帮丁,没有一人感觉不妥,相反他们对总督大人感激涕零,人家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身份无比尊贵,居然愿意为漕船上的水手承担灾难,就冲着这份情义,漕船上的水手拼死也要完成漕运之任务。

    祭拜仪式结束,漕船正式启运。

    尖丁、帮丁以及卫漕兵丁悉数上船。

    郑勋睿带领众人,一直站在码头上面,目送漕船缓缓而去,漕船消失在河道之中,郑勋睿才转身离开。

    周遭的百姓同样没有离开,他们看向郑勋睿的眼神完全不一样,那是敬畏和崇拜,看看人家总督大人,为了漕船上的水手,愿意承担灾难,这可是难得的好官。

    早就有百姓小声议论,一些人说到总督大人剿灭漕帮,废除了诸多规矩,特别是严禁各级官府借着征收漕粮的时机盘剥百姓,不少人以为这是做做样子,之后还是维持原来的样子,可看见今日的事情之后,大家相信,总督大人是真正为百姓考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