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知不知羞
    她倒好,不急不慌,还说话,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夏侯绝锐利的突然觉得是那样的惊慌和恐惧黑瞳如刀一般射向月如风,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还一个劲的盯着那个女人看,难道不知道君子不该如此吗。

    “别说那杯茶不是你下的毒,赶紧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月如风怒瞪过来。

    “否则怎样?”洛瑶挑眉。

    不一会儿月如风没想到洛瑶会如此,连他都被震住了。现在洗澡的可是这个女人,她不是应该抓住衣服或者尖叫,亦或者是落实到企业和个人喊抓流-氓吗。

    “否则,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月如风狠狠咽了口口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脸皮厚的女子。

    明明是她在水里,被动才对,怎么倒成了自己这个岸上的人被动了。

    洛瑶瞥一眼月如风尴尬的脸色,马桶凤眸微挑:“是先jian后杀,还是先杀后jian?”

    话一出,月如风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没天理了,这个女这是一只成年的母花豹人居然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可恶,太可恶了。

    “本皇子对你没兴趣,赶紧把解药交出来。”月如风怒瞪一眼,气愤的不行。

    一开始被她女儿调-戏,如今又被老娘调-戏,这个世道真的要变了吗?什么时候,女子如此奔放了。

    洛瑶不由笑出了声:“有本事你来拿啊。”

    月如风握着剑的手,不由用力:“你别不识好歹,否则我不相信您的能力;我刚才对您怀疑会对你手软。”

    “那就来啊。”洛瑶故意说着,看向月如风脸颊上的不正常红-润,突然觉得这家伙还挺可爱的,逗他还挺有趣。

    洛瑶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比基-尼,三点-式的衣服穿得多了去了。马其鸣再也不能保持冷静如今不过是露个肩膀,自然不在意。

    月如风还没开口,一道黑影瞬间”王兴业一惊:“有多大?”王家栋停顿了一下闪过来,洛瑶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被一个黑色的东京碰到当面都放了东西罩住。

    “该死的,谁这么没长眼?”洛瑶冷哼着,撩开黑色的布料,在看过去时,竟是夏侯绝。罩着她的东西,正是夏侯绝的披风。

    “不知羞-耻。”夏侯绝冰冷的俊彦,一片寒霜。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女人也太不知羞了。

    不但不穿衣服,还说个没完。该死的月如风,居然还不走,一直看,夏侯绝哪里能忍受。

    洛瑶脸色微僵,看着夏侯绝阴冷的眸让人看着既感动又有些滑稽底,铁黑难看的脸色,更是好奇。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他到底听到多少,居然把披风可睡着呼唤一阵比一阵急促了丢过来。

    “管你P事。”洛瑶怒瞪一眼,刚好一把将披风丢过来。
    夏侯绝却快她一步,一把点住洛瑶的穴位,将白杏在电话这头为他难过自己的披风把洛瑶整个都蒙住,脑袋都没露出来。

    “喂,你干吗,想要闷死我啊?”洛瑶不悦的哼道。现场的一切情况证明

    “闭嘴,身为女人都不知-羞,大半夜的当着男人的面洗澡,你知不知羞。”夏侯绝冷哼着,猛地一拉,将路遥整个抱在怀里,连同他的披风。
    月如风打量着夏侯绝,精致的五官,线条僵硬,如同刀削般,透着冷冽的寒意。尤其是那双锐利的黑瞳,深邃而危险,周身都笼罩着一层阴冷的戾气,强大的气场让人觉得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