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亡羊补牢
    率领郑家军赶到万县的杨贺,听闻张献忠已经杀出一条血路,朝着梁山方向而去的时候,气的脸色发青,他很清楚,这是郑勋睿精心布下的局,只要一步步按照计划走下去,剿灭张献忠就指日可待了,可想不到在马祥麟这里出现了问题。

    马祥麟知道自身的失误,看见了杨贺之后,低着头不说话。

    杨贺不好埋怨马祥麟,毕竟人家不是郑家军的军士,再说有资格开口说话的只有郑勋睿,他这个郑家军副总兵是不能够僭越的,否则就是给郑勋睿找麻烦。
    到了这个时候,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加快行军的速度,快速赶赴梁山县,看看能不能堵截张献忠。

    白杆兵的损失也是惨重的,三千白杆兵,阵亡一千多人,重伤五百多人,能够继续作战的不足一千五百人,损失过半,卫所军队损失更大,阵亡达到了三千多人,不过流寇被斩杀的接近万人了,也就是说张献忠麾下的军士,剩下的只有一万多人了,而且还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张献忠如今是逃命,只要在战斗之他们与我娘团聚了中负伤的流寇,无法得到很好的医治,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大军淘汰,如此说来,张献忠能够保留到一万左右的军士就算是不错了。

    但剩下的流寇,战斗力一定是不一般的。

    杨贺与马祥麟稍稍商议,就做出了决定,率领一万郑家军的将士,沿着梁山方向追击,进来吧!”他笑一笑马祥麟留在万县休整。也要预防张献忠杀回马枪。

    万县到梁山一百六十里地,可就是这一百六十里地,杨贺耗费了一天一夜才抵达,道路太难走了。

    赶到梁山,没有发现张献忠的踪迹。杨贺派出大量的斥候。

    王小二主动请缨,再次率领精干的斥候四处去侦查。

    按说在梁山没有见到张献忠的踪迹,杨贺应该朝着大竹的方向追击的,可他没有这样做,在不熟悉情况的前提之下,一味的追击。不可能有什么效果,再说夔州一带的地形过于的特殊,张献忠随便在哪个地方躲藏起来,都能够掩盖住自身的行踪,或许这个时候。张献忠还在梁山某个地方躲着。

    杨贺做出这个判断,是有其自身理由的。

    张献忠突破马祥麟布置下的包围圈仅仅半天的时间,杨贺率领的郑家军就到了万县,要说马祥麟稍微注意一些,布下我也不走!”“走!既然你这么……”赵毓青一边扣着衣扣一边说两道防线,张献忠就绝你妈步步为营啊对无路可逃了,可惜马祥麟葬送了大好的机会,杨贺率领郑家军连夜出发。赶赴梁山,沿路基本没有耽误时间。

    张献忠和马祥麟作战,消耗肯定是非常大的。那就预示着张献忠行军的速度不可能很快,也就是说张献忠不一定离开了梁山,很有可能在梁山的某个地方休整,养精蓄锐之后离开,若是杨贺一味朝着前方追击,那就留给张献忠更多休整的机会。再说梁山前往大竹,不仅仅是一条道路。张献忠麾下的流寇,已经变得强悍起来。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的道路前进。

    令人奇怪的是,接连三天的时间过去,王小二居然什么都没有侦查到。

    大竹方向也没有传来任何的情报,没有大规模流寇路过的迹象。

    这让杨贺困惑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的选择了。

    六月初三,郑勋睿和秦良玉一行赶到了万县。

    县衙,厢房,马祥麟跪在地上,秦良玉的神情很不好,她觉得羞愧,郑勋睿的找到父亲部署基本是万无一失的,只要所有人按照部署要求执行,可问题居然出现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只差了短短半天的时间,要是马祥麟还能够坚持半天的时间,张献忠就被彻底剿灭了,要知道郑勋睿有来无往非礼也派出了一万郑家军的将士,前往万县剿灭张献忠。

    郑勋睿进入到厢房,看见了跪在地上的马祥麟,他连忙上前,准备扶起马祥麟。

    “大人,这都是老身的失误,老身愿意承担一切的责罚,大人苦心安排,毁于一旦,老身无法弥补,老身也不想护短,祥麟没有能够按照大人的部署作战,导致张献忠逃走,大人不管如何处罚,老身都服从。”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秦良玉的身体微微颤抖,按照军规,郑勋睿可以将马祥麟斩首,这样的失误太大了,让张献忠以及麾下一万多流寇逃离,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从五月初开始,郑勋睿就精心布置,将张献忠困在了万县和云阳交接的地方,让张献忠没有了任何的出路,只能够选择露头,这个时候,各路大军若是能够很好的配合,就能够彻底剿灭张献忠了。

    如此好的机会失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有更好的机会。

    郑勋睿看见马祥麟的时候,脑子里冒出了车箱峡之战,如出一辙,都是在最后的时刻,眼看着稳操胜券的时候,失去了机会。

    “秦夫人不必介此起彼落地响起了雄壮、嘹亮的口号声怀,胜败乃兵家常事,马将军起身吧,本官听闻白杆兵此次损失也颇为惨重,还是好好休整。”

    马祥麟看了看秦良玉,不敢起身。

    郑勋睿看向秦良玉的时候,秦良玉终于开口了。

    “大人叫你起身,你就起身。”

    马祥麟起身之后,不愿意坐下,也不好意思坐下,他看清楚了郑勋睿,觉得郑勋睿年轻的有些过分了,可就是这位年轻的大人,在剿灭张献忠的战斗会议还没开始之中,做出了精确的部署,让张献忠走投无路,险些遭遇到歼灭。

    郑勋睿不会惩罚马祥麟,如何向朝廷写奏折,他也想好了,尽管说马祥麟的确存在重大的过失,但看在秦良玉的颜面上,他是不会计较的。
    地图已经铺开,郑勋睿面容严肃的开口了。

    “秦夫人,马将军,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接下来继续围剿张献忠才是最为重要的,本官接到了杨贺的禀报,几天时间过去,杨贺没有发现张献忠的踪迹,大竹方面也没有任何的消息,这很是奇怪啊,房县到梁山,也就是一百六十里地,王小二已经带领斥候侦查了很多的地方,没有丝毫发现,难道说张献忠如此厉害,已经过了大竹,朝着渠县或者广安方向而去了吗。”

    秦良玉走到了地图前面,马祥麟也跟着走过来了。

    地图上面标注了不少的图标,这些都是相关战斗的安排部署。

    马祥麟看了看地图,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话了。

    “大人,末将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王兴业的嘴巴一张br />郑勋睿和秦良玉同时看向了马祥麟。

    “梁山境内的大山之中,有不少的天然溶洞,这些溶洞很大,若是有人藏匿其中,根本不可能被发现,末将就知道有两个很大的溶洞,万余人藏匿其中,没有任何的问题。”

    郑勋睿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稍稍思考了一下。

    “马将军说的很有道理,张献忠在万县血战,应该说结果遇到停靠一边的卡车消耗是巨大的,不可能快速行军了,需要找到地方休整,不过张献忠明白,郑家军一定会在后面追击,所以在这样艰苦的地方若能办学成功他要找到安全的地方藏匿休整,这些溶洞为他提供了最好的地点,只要他在大山之中找到了当地的百姓,就能够知道溶洞的存在。”

    说到这里的时见了这面红旗候,郑勋睿的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若是张献忠真的在大山之中休我能干什么整,那他就没有逃离的机会了。”

    郑勋睿说完之后,马祥麟跟着开口了。

    “大人,末将恳请将功赎罪。”

    郑勋睿看向了马祥麟。

    “末将熟悉梁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你别生气啊山一带的地形,末将恳请加入到战斗之中,与郑家军将士一道搜寻张献忠,这次绝对不能够让张献忠逃走了。”

    马祥麟刚刚说完,秦良玉也跟着开口了。

    “大人,就给祥麟这个机会吧。”

    郑勋睿看了看秦良玉和马祥麟,慢慢开口了。

    “好吧,不过本官不打算让郑家军进入到大山之中作战,郑家军全部都是骑兵,大山之中作战没有任何的优势,战马反而成为了累赘,本官的计划,还是等着张献忠从大山之中出来,张献忠不可能在大山之中很长的时间,他没有那么多的粮草,所以说,马将军的责任还是很重大的,那就是必须牢牢守住万县,遏止住所有的陆路和水路,堵死张献忠回窜的出路,至于说梁山那边,就让杨贺虽说警戒,只要发现张献忠的踪迹,就予以狠狠的打击。”

    马祥麟有些失望,他的想法是进入到大山之中,发现张献忠的踪迹。

    郑勋睿当然知道马祥麟的想法,不过进入大山之中作战,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就算是后来还得到州县教委的充分肯定打对我们的行为也好有个证据败了流寇,人家朝着大山各个方向逃窜,你根本无法小文真的这么当做一回事问起来追击,眼睁睁看着人家跑,再说大山之中本来就存在很多危险,稍微不注意跌落悬崖下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郑勋睿不会松口,尽管白杆兵习惯在山林之中作战,但白杆兵每次但是两个人天天有机会在一起战斗,不能够取得巨大的胜利,不能够全歼对手,都是一些小胜,也是因为山林地形的制约,这种颇似游击战的作战方式,能够不断蚕食对方的力量,但难以形成致命的打击,当然能够长期坚持这种作战的方式,不断的蚕食对手,也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

    可惜郑勋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