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将计就计
    范文程做梦都不会想到,段宗奎是郑勋睿的暗线。

    当初郑勋睿领兵攻打旅顺的时候,段宗奎作为商贾,就为郑家军提供了非常关键的情报,其实那个时候段宗奎就开始与后金做生意了,郑家军占领了旅顺、金州和复州等地之后,要求段宗奎不要继续在登州一带做生意,而是转移到辽东去,继续和后家境一定不会太差金鞑子做生意。

    但郑勋睿没有要求段宗奎提供任何的情报,甚至没有要求段宗奎提供任何有关后金鞑子的消息,暗地里他安排人员,帮助段宗奎打通辽东的一切关系,让段宗奎能够很好的在辽东做生意,这也就为了体验一下真正的平民待遇是范文程看到段宗奎有背景、一心后来在我的恳请之下做生意的情形。

    范文程当然不可能知道在蓬莱发生的一切,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再说郑勋睿早就想到了将段宗奎安插到辽东去,当作一个旗子,能够发挥作用做好,不能够发挥作用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想不到这无心的安排,果真发挥了奇效。

    徐佛家送来情报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郑勋睿暗暗摇头,作为调查署的负责人,徐佛家做事情是非常不错的,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暗线的发展大规模的铺开,但一直都很有头绪,徐佛家重点在青楼里面发展暗线,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安排,让调查署获取到的情报大大的增加。

    不过徐佛家还是存在一些小小的不足,那就是容易表露出来情绪,做不到深藏不露,要知道调查署的负责人必须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这样才能够让对手摸不着深浅。

    接过情报,认真看了一遍之后。郑勋睿满意的点头。

    “调查署这几个月来做的很是不错,搜集到大量有价值的情报,这也是公安局说的吗?”林星一愣这样的态势。今后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对了。嘉定伯周奎和左都督田弘遇的相关情况,还要弄得详细一些,包括他们日常的起居等等,都可以搜集。”

    徐佛家头几乎要靠到郑勋睿的胸脯了。

    “是,属下一定弄清楚这些方面的情报。”

    郑勋睿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知道徐佛家想什么,伸出了而如果它受伤坠入谷洼双臂,紧紧的拥抱了徐佛家。<现在看起来br />徐佛家满脸红晕、带着满足感离开了书房。

    不一会。徐望华进入了书房。

    郑勋睿指了指桌上的猜不出文书,徐望华拿起文书,仔细看起来。<垫上搌布br />
    徐望华看完文书之后,抬头看着郑勋睿。

    “大人,这范文程还真的是有些本事啊,居然能够想到这一招。”

    “范文程是皇太极麾下的第一谋士,能力应该是不一般的,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想到这个主意,很不错了,皇上本就对我有着很大的成见。若是周奎和田弘遇两人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那问题岂不是更加的复杂,可惜啊。皇太极都能够想到挑拨我大明朝廷内讧,皇上偏偏想不到这一点。”

    “大人,属下倒是觉得无所谓,如今的形势已经是这样了,就算是周奎和田弘遇不从中挑拨,皇上也是要动手的,范文程此举纯粹是多余。”

    “那你说说,我们能够从这个情报之中获取到什么好处。”

    徐望华低下头想叫喊,认真思索了一会的时间。郑勋睿也没有催促,而是看着桌上的地图。

    终于。徐望华抬起头来。

    “属下认为,唯有从周奎和田弘遇两人的身上下首。大人若是掌握了两人的劣迹,譬如说段宗奎能够让两人暗地里为后金鞑子做事情的把柄,就能够让周奎和田弘遇服服帖帖,说不定还能够透露出来皇上有些什么动作。”

    郑勋睿微微点头。

    “我总是有一种感觉,皇太极恐怕不是特别看重这些事情也没有给他讲各种道理,这很有可能是影响所见略同,采取这等下三滥的手段来取得成功,最终都是得不偿失的,我不是说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光明正大,必要的时候采取手段是一定的,但是以耍弄手段为主,那就不是好事情了。”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很快开口了。

    “属下有些不同的看法,做事情以达到胜利为目的,春秋战国士气的宋襄公泓水之战,不趁着楚军渡河的时候进攻,不在楚军不成列的时候趁机进攻,等到楚军排列好进攻的队列才开始厮杀,结果被杀得大败,后世对宋襄公的评价甚至是蠢猪之仁,这说明两千多年以前人们就知道了权谋的重要,大人若是认为做事情都需要光明正大,恐怕是难以达到目的的。”

    郑勋睿看着徐望华,好一会才微微点头。
    徐望华很少反驳郑勋睿的观点,但在这件事情上面,表现出来不同的态度,这有些奇怪,其实也不算什么,自古以来都是讲究权谋的,郑勋睿所做的很多事情,也是权谋的体现,就说与皇上朝廷对着干的这件最为重大的事情,也是暗地里操作的,目前根本不能够光明正大的铺开,郑勋睿刚刚之所以发出感慨,想到的是另外的一层意思。

    “徐先生说的不错,这个意见我接受,你是不是认为周奎和田弘遇两人值得利用。”<李济运回到迎宾馆br />
    徐望华抱拳对着郑勋睿开口了。

    “大人之想法,属下明白,大人认为周奎和田弘遇都是卑鄙之人,利字当头,无节操无原则,这样的人是不能够信任和重用的,但属下认为,他的话讲不下去了不必拘泥于人品,只要是能够利用,大可不必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人。”

    仿佛明白了母亲从出生就是他的敌人连续被徐望华呛了两下,郑勋睿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好吧,徐先生认为应该如何利用周奎和田弘遇两人。”

    “属下认为将计就计,既然范文程要求段宗奎接触周奎和田弘遇,那大人不妨成全,依照段宗奎的能力,几乎没有能够接近周奎和田弘遇的可能,两人都是极度贪婪钱财之人,段宗奎拿不出来那么多的银子去接触到两人,这一点范文程可能是想不到的,且周奎和田弘遇两人的名声很不好,朝廷之中有名望的大人几乎都是避免接触请把我放了!“我是清白的他们的,这样的人,段宗奎想着能够接近,好比是登天。”

    “先生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利用朝廷之中大人的力量,让段宗奎接近周奎和田弘遇,可如此一来,段宗奎岂不是暴露了身份吗,要知道范文程将如此重大的事情交付段宗奎办理,肯定会严密监视段宗奎的一举一动的,稍不小心,段宗奎就很有可能暴露的。”

    “大人说的是,属下也想过这一点了,不过属下以为,有些事情不用大人出面,也不一定牵扯到朝中的大人,同样是能够办好的。”

    郑勋睿稍稍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

    “漕运的事情安排如何了。”

    “按照大人的要求,属下已经安排好了,原来每年漕运需要调运两百万石粮食到京城和北方各地,今年计划削减一半,最多调运一百万石粮食到北方和京城,至于说朝廷若是责问,总督府也有充足的理由,运河长时间以来没有维修,有些地方已经不适合漕运行驶,南方各地漕粮的征收存在一定的困难等等,朝廷就算是气愤,也无法从中找出毛病。”

    “嗯,不错,具体的事情交给洪门去办理,漕唯有她运总督府一般都不要出面,要利用这段时间,让洪门尽量掌管整个的漕运事宜,我们必须做好一切的准备,一旦皇上下旨,不让我担任漕运总督了,那么就让漕运彻底的处于停滞的状态。”

    “是,属下一定按照这个要求做好所有的安排,只是徐吉匡到陕西之后,洪明成感觉到有些吃力,是不是考虑在人员上面进行适当的调剂。”

    “现在不行,告诉洪明成,必须要撑下去。”

    徐佛家再次来到了书房。

    郑勋睿看了看徐佛家,作为调查署的负责人,需要经受的事情很多,也需要办理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是明面上不好办理的,必须在暗地里进行,郑勋睿本不想徐佛家来承担这些事情,但事情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既然徐佛家成为了调查署的负责人,那就需要做不少的事情。

    “清灵,有件事情需要你去筹谋,范文程利用段宗奎接近周奎和田弘遇,其目的是为了让周奎和田弘遇在皇上面前说我的坏话,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你也是清楚的,依照段宗奎的能力,基本不可能接近周奎和田弘遇,接下来你需要想到办法,在不暴露自身的前提之下,让把他的东西割下来不就得了?你做精段宗奎能够接近周奎和田弘遇,你如果放弃此事有一定的难度,你若是无法办理,早些说出来。”

    徐佛家的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

    “夫君太小看奴家了,这样的事情,奴家一定能够办好的,夫君就放心吧。”

    看着徐佛家自信的表情,郑勋睿在内心暗骂徐望华,都想到的是一些什么主意啊,真的是三教九流之辈了,不过为了能够达到目的,采取什么样的办法都不重要了。

    “我知道了,有一点你要把握好,段宗奎接触周奎和田弘遇的过程之中,不要去考虑其他的事情,也不要从段宗奎那里获取其他的什么情报,让他安安心心的做事情,只是段宗奎自身做出的任何事情,最好都要有记录,这些东西今后兴许能够发挥出来很大的作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