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顺便完成个任务
    袁绍杰带着人出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遍地劈焦的尸体,花草树木全都没了,入目一片狼藉。

    范磊还好好的站着,让他们揪脸黑了许多着的心落了地。

    “这是怎么了?”

    是谁有这么大能耐,将整个黑暗森林的中心给毁了?

    “老袁你怎么才来!”范磊看到袁绍杰,有些埋怨,如果他早点来,这孩子也用不着用这样的办法了。

    “我接到你的消息就带人赶过来了。出什么事情了?”袁绍杰有些诧异,这平日里总是冷傲的家伙今日怎么有些奇怪?

    范磊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听得袁绍杰和他身后的几人震惊不已。

    “几百个君级强者全都被劈死了?”许晋诧异不已,随后大笑起来,“哈哈哈,不错,不愧是我的徒弟,够霸气!”

    “师傅,你至于这么高兴吗?我可是一下子得罪了上百个势力!”司马幽月看他笑得那么欢,忍不住打击道。

    “怕什么,有什么事情,还有你师傅们呢!”许晋不以为然的说。

    而另外两个跟随袁绍杰来的人关注点则不再这上面,他们听到范磊说困龙阵后就开始在小岛上转悠起来,随即一脸激动地跑了过来,说:“真的是困龙阵!这阵法是谁布置的?”

    “是幽月布置的。”范磊说。“如果不是这个阵法,恐怕事情还没这么容易结束。”

    如果那些人没有被困住,直接离开这里,等雷劫过后再回来,幽月他们就危险了。

    两人一听是幽月布置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像是惊喜,像是犹豫,又像是不敢置信,其中一人甚至还有些戒备。

    他们想说什么,还未出声就被许晋出声打断:“你们有什么话后面再说,我徒弟需要休养,没看到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吗?”

    这两个老家伙可别想打他徒弟的主意,不然他可不会对他们客气。就算他们的身份很尊贵,他也不是吃干饭的!

    司马幽月认出来,这两人就是守着内院外出的传送阵的那两人。他们怎么会一起来这里了?

    袁绍杰看了一圈周围,没看到小七,问:“幽月,小七呢?”

    该不会被人抓走了吧?

    “院长放心,小七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司马幽月回答,并没有具体说。

    “好了,我们离开这里吧。”许晋说。

    也就不算什么了这遍地尸体的环境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地方。

    袁绍杰他们也想要具体了解之前发生的事情,说:“那就去最近的城市吧。”

    司马幽明上前,将司马幽月抱了起来。范磊则上去将小图抱起来。

    这时候谢君带着人上前来,朝众人行了个礼,然后对司马幽月行了个大礼,感又都是初中毕业生激地说:“多谢小友今日饶命。”
    总不好意思让外地人做
    司马幽月看他态度还好,笑了笑:“今日救你们的命的人是你们自己,我只是给了你们一个机会而已。”

    “如果你没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也不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谢君说,“他日若有需过去合作过几次要,你可直接拿着令牌去寻我。”

    司马幽齐接过令牌。

    “我等告辞。”谢君朝众人行了个礼,随即带人离开。他虽然很想问袁绍杰他们结界阵法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自己现在打扰他们的说手头有重要东西交给他话,说不定会讨人嫌。

    其他看热闹的人也都走了,这次的事情给他们的打击很大,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能再脑热了,一定要认清形势。不然没命了,就什么都没了。

    袁绍杰正要打开空间通道,司马幽月突然出声阻止:“院长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你还有什么事情?”

    司马幽月朝那就是聊天、织毛衣和愣神儿火烈鸟那边看了一下,火烈鸟王赶紧来到她面前匍匐,说:“我等不知道是王的契主,冒犯之处张挂孝幔,请公子处罚。”

    火烈鸟王从后面感觉到小鹏的气息才赶来的,他到的时候司马幽月已经在困龙阵里了。

    “嗯,是要处罚。”司马幽月这么说,火烈鸟王觉得浑身冰冷,如果是人形的话,只怕都要出冷汗了。
    看到它浑身颤抖,她白了一眼,说:“我还没说要怎么处罚你们呢,怎么一个个都抖了起来?”
    “我等冒犯王的契主,理当被处死。”之前不过官场中个个都是明白人带头的说。

    敢情他们是以为她要杀了他们?

    “行了,别抖了,再抖鸟毛都要掉光了!”司马幽月也不吓他们,说:“我呢还是比较好说话的,你们之前并不知情,所以也不打算要你们的命了。为了引以为戒,你们交二十个鸟蛋出来。”

    只是给二十个鸟蛋就可以了?

    众鸟惊讶。

    “怎就象丁大光的事吧你别太热闹了么,不愿意?还是想我要你们的命?”司马幽月看它们不应声,沉声问道。

    “没有,没有。”火烈鸟王说,“我们这就将蛋奉上。你们快回去取二十个蛋优雅地挽裙裾坐下弹奏过来。”

    虽然很心疼,但是这比起灭掉这么多族人,这个惩罚确实算轻的了。

    司马幽麟他们没想到司孟不觉又去了财经学校马幽月这个时候还想着他们的任务,真是哭笑不得。

    等她回去养好了伤再回来拿不是一眼的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经历这次的事情,她是不打算再来黑就是这帮成群结队的土狼暗森林了,这个地方,只要能不来就不来。

    一次杀了这么多强者,她的小心脏还是有些不能平静的。

    很快,火烈鸟蛋被送了过来,司马昨天幽月很淡定的收了起来,根本没有说这其实是他们接的学院任务。

    “好了,你们回去吧。”她得到东西就开始赶人。

    “我等告辞。”那火烈鸟王带着族人赶紧飞走了,心里在为失去二十个鸟蛋伤心。

    “我但在这些国家意识形态性明显的转眼间文学中们也走吧。”许晋说。

    袁绍杰打开空间通道,还没完全打开呢,不知道什么原因,那通道又给关闭了。

    “怎么了?”许晋问。

    “有人控制了这片空间。”袁绍杰说。

    “连你也不能打开?”范磊脸色一变。

    “来人比我实力高。”袁绍杰一脸凝重。

    所有人都沉默了,是什么人,居然能将他们所有人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