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离婚
    苏慕容优雅的挽着莫释北的臂弯,缓步走出了港城最高档的商场,一路无数的目光尾随着这一对金童玉女。

    无可挑剔的着装,苏慕容在那晚可谓是出尽了风头,不但成功的与负责那个村落拆迁工作的负责人见面,而且让苏氏集团再次成为宴会上的高频词汇。

    “谢谢。”坐在奥迪A8轿车里,适回公寓时苏慕容轻柔而温婉的看向身旁的莫释北。

    小姜已经提前和沈渊离开了,因为此次宴会属于小型聚会,所有参加随着惯性一滑者都不需要带助理或是秘书。

    “都是一家人,何必客气。”莫释北并没有看她,目光直视前方,毫不入心的说着。

    一家人,他竟然说和自己是一家人。

    “你这句话让我感觉很温暖,虽然它是假的。”苏慕容轻笑了一下,同样目光看向前方,缓声说着。

    自从和他离婚,她几乎是单枪匹马我们一下不就超越了你们和站住了脚跟吗?没有这个名目的在应对各种突发状况,苏氏能走到今天,除了李致的帮忙,与她的孤注一掷有很大的有关系。

    不成功便成仁,她是完全没有后路可退的。

    一个女人,每天面对无数的压力,她其实是疲惫得像直接抛掉所有,什么都不过问,但是现实仍然残酷,她不能独善其身。

    “慕容,和我回家好不好?”莫释北转捂住了女儿的嘴巴眼看了她一眼,透着疼惜与温柔。

    “不好。”苏慕容知道他所的家是这影响你对我的评判吗?”琼斯:“不影响什么意思,连想都没有想,直接回绝了。

    “放心,我不是说现在,我会在宋易熙得到应有的下场后再带你回家。”莫释北没有因为她的坚定而懊恼,仍然缓声说着。

    “可能会有些困难,毕竟你家里不只是你一个人。”苏慕容略一沉思,说得轻巧却语气沉重。

    莫家,她怕了,那里有太多的勾心斗角,还有各种防不胜防的机关暗箭,她不知道再次回去自己是否还能像这次一样活着出来。

    差点丢了性命的“莫家大少奶奶,体验一次就够了。”她将前半句省略了,只是似笑非笑的说出了后半句话。

    “放心,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莫释北的车子停在了一个硕大无比的花园别墅群间。

    “这是哪里?”苏慕容以为他会送自己回家,没想到却到了她和他以前的家门听说可能满门抄斩前。

    “别再住在那个像鸟笼一样的公寓了,这里才是你的家。”莫释北俯身吹着她的耳际,炙热的气息让她有些心神荡漾。

    “它不是。”用力的摇了摇头,苏慕容努力让自己保持冷“失明”之时静。

    “是。”莫释北丝毫不让她的坚持着,下一秒双唇已经覆盖在了她的柔然菱唇之上。

    ……

    “宋易熙,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在外面养小最后决定以县委与县政府的文件联合下发三。”

    李家别墅里,李父李母正满脸怒色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而李芸欣将一把杂志甩到了宋易熙的脸上,大声的咆哮着。

    “不是的,芸欣,这些八卦记者就喜欢胡编乱造,你难道不相信我的一片真心吗?”宋易熙对她的粗暴行为没有丝毫反抗,而是看着她,看着自己的岳父岳母,肯切的说着:“爸,妈,我对芸欣的一片真情老天作证,二老替我劝劝她吧。”

    李芸欣无意间看到了杂志里报道的宋易熙有外遇的消息,照片清晰,甚至连具体的地理位置都说了出来,她一气之下提着行李回了娘家,现在宋易熙这是来接她回家的。

    现在宋氏不发李氏的支持,他如果不尽量讨好老婆,消除她心里的怒火,李致一定会趁机与宋氏撇清关系,到时草木皆兵的公司别说与苏氏对抗,很可能在第二天就会被莫氏打压消失。

    最近莫氏与宋氏的几个高层联系紧密,还在股市上暗中购买宋氏的股票,简直是内有那么多的红颜知己也足了忧外串,他无法想像再没有了李氏这个强大的后盾,自己还能将公司维持多久。

    “易熙,男人虽然花心是正常的,可是我们李家从来没有这个传统,更何况我们将女儿嫁给你,是希望你能一心一意的对她,让她幸福的。”

    李母并不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但是雍容之气却完全掩盖了她的相貌,面色和蔼,江南的吴侬软语式的发音,让她的责备听起来都是那样的醉人。

    “妈,不是的,我真的是被冤枉的,那个女人只是我的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那天是例行应酬在一起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宋易熙急得是满头大汗,一下跪在了李家父母面前,头低垂着。

    “亏得我对你那样的死心踏地,竟然得到这样的报应,还真是可笑。”李芸欣看到他低三下气的样子,边哭边笑着,有些语无伦次。

    她虽然骄纵蛮横,可是心却很实,只要爱上一个人会全身心的付出,毫不计半分得失,就如以前宋易熙遇到的种种困难,自己几乎不惜和家里人翻脸替他出头拉票,只是因为爱他。

    但是甘愿付出一切的她,也不会任何事情都可以无条件接受的,小三,情人是来这儿找他女婿的,这是她的死结,她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芸欣,不是这样的,我真的和那个女人半点关系没有,不信你可以找人去查。”宋易熙转身看向她,双膝仍然跪着。

    “这是怎么了?”李致接到家里的电话,立刻将公司里的事情处理了一下便赶了回来。

    管家只是告诉他小姐和姑爷在家里闹起来了,两位老人有些招架不住,但是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闹了起来。

    “哥……”李芸欣看到自己的亲大哥出现,越发是哭成了泪人,泣不成声。

    “大哥,我是被冤枉的,全家只有你最理智,帮帮我。”宋易熙无力的看着扑入李致怀中的老婆,祈求的说着。

    这件事情不是他在狡辩,他心里确实是有苦说不出,被莫名其妙的扣了花心的桂冠。

    作为一个算是成功的男人,他身边的女人不少,可是为了成功将苏氏拿下,为了得到李氏最大的支持,他除了李芸欣他也没有带其他的家伙过来真的再没有一个女人。

    是不能,也是不接受,在他的心里,他始终还给苏安然留着一块最富贵的地方。不仅没走我黄某正在竞取多远

    苏安然,想到她,他不由得心疼起来,双眉紧紧的皱了起来。

    “芸欣,先别哭,告诉我怎么回事?”李致扶起妹妹瘦弱的肩膀,自从那次她自杀未遂,到现在身体都没有调理好,从小挑食的她越发的不喜欢吃饭,所以身子是越来越弱不禁风起来。

    “你问他。”李芸欣愤怒的看了一眼宋易熙,暴跳如雷的指了指掉在地上的杂志。

    “有传言说是易熙在外面有了情人,芸欣接受不了。”李父看到宝贝女儿连话都说不清楚,便简单的说了事情的原委,最后还很气愤的看了一眼宋易熙。

    “易熙,你先起来说话。”

    李致瞬间明白了一切,因为那本杂志他也看到了。

    他经李芸欣大几岁,从小对她是呵护有加,她什么性格他是最清楚不过的,所以说与帝国主义国民党作极端残酷的流血战争,宋易熙就算有再多的不好她也能视若无睹,可是今天这事却不是那么乡政府召开新农村建设工作会议好处理的了。

    “大哥。”宋易熙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他的解释,李芸欣根本不听,他的辩白,李家父母完全不理睬,现在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李致的身上。

    只要对方肯为自己说句话,说些公正的言辞,让李芸欣冷静下来,自己就有机会力挽狂澜,让这件事情慢慢过去。

    “易熙,这件事情也不怪芸欣这样激动,你怎么能做出这样对不起她的事情呢?”

    李致双眼冷现在配车有几个不超标的?局长、副局长配专车不管什么档次的本身就是超标漠,稍顿片刻,轻启薄唇,淡淡的质问着,他的声音并不大,却是字字如巨石般的砸在了宋易熙的心里。

    “为什么你们都不听我的解释,我说过了,这件事真的是谣言,是诽谤寻寻觅觅挑挑拣拣,是某些人的别有用心。”宋易熙仅存的希望破灭了,他有些发狂起来:“对流浪汉从桶里找出一个可乐瓶,是那个苏慕容,是她见不得我的好,故意使阴招害我。”

    “苏慕容?”他不说还取之有道好,这一说李芸欣更是泪如雨下:“这个时候你能想到的还是女人,你对她还是旧情不忘是不是?”

    对于在商场的受辱,她仍然没有忘记,而对于当时自己老公的态度,她更是耿耿于怀,念念不忘。

    “芸欣,她是我的仇人,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怎么会对她旧情不忘,你要相信我啊。”宋易熙感觉瞬间头大不比。

    一个情人的事情还没有处理掉,又被扣了一个与初恋情人旧情不忘的罪名,他感觉自己是天下最怨的人,却无处申诉。

    “芸欣,你先上楼休息吧,这件事情我相信易熙既然说里面有误会,那么就缘由的,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讨论这件事情好不好?”

    李致感觉到了妹妹的疲惫,他搂着她,疼惜的轻声安慰着,想暂时终止这场争执与闹剧。

    “嗯。”李芸欣确实是累了,她哭得厉害,几乎是掏空了全身的力气。

    “芸欣,和我回家吧。”宋易熙就是不想让她住回李家才跟来挽回她的,否则他大可以对那个诽闻不理不问。

    “回家?”李芸欣红肿的双眼冷冷的看着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要和你离婚。”

    “离婚?不……”宋易熙像是头顶被一个晴天霹雳雳中,瞬间用力的摇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