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内部分歧
    (为天津大爆炸祈福。)

    正月初十,黄州府城,府衙。

    洪承畴、卢象升、贺人龙和左良玉等人,终于在府城会和。

    流寇早就撤离,一直到流寇撤离的时候,卢象升才知道了其意图,可他不能够打开城门率兵追击,毕竟流寇的人数太多车子从外滩飞驰而过,要是遭遇到流寇的包围,后果不堪设想。唯一取得小胜利的是贺人龙,在和阻击的流寇厮杀的过程之中,斩杀了约两千多的流寇,自身的损失不超过千人,但这样的胜利,对比一万余伤亡的大军来说四是歌颂了土家人明代抗倭的赫赫战功,微乎其微了。

    所有人都清楚,他们中了流寇的计谋,但所有人都不会主动提出来,在他们看来,这种事情不可思议,一直都是顾着逃命的流寇,什么时候学会使用计谋了,居然主动设下伏击圈,进攻朝廷大军了,而且大家更不能够理解的是,中计的居然是洪承畴,这可是朝中最为受到推崇的文武双全的大臣了,得到的信任和推崇,甚至直逼以前的袁崇焕了。

    洪承畴率领的六万大军,在遭遇此次的失败之前,经过了那么多此的战斗,损失也不超加上失恋后面容憔悴过五千人,可这一次的战斗,骤然损失万余人,只剩下四万多人了,更加关键的是,军士的士气遭遇到沉重的打击,恐怕这个时候,就算是遇见流寇的大军,也难以发挥出来战斗力。

    胜败乃兵家常事,换做以往,没有谁会在意,夏雨浓说毕竟和流寇交锋,那也是实实在在的厮杀。世界上没有常胜将军,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但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了,洪承畴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的时刻,正是流寇遭遇到沉重打击的时刻。按照道理说,洪承畴应该是要抓住机会,一鼓作气剿灭流寇的,至少要给与流寇沉重的打击,让流寇的气焰得到根本性的遏制,最终被朝廷大军彻底剿灭。可惜现实的情况,刚好相反。

    奏折已经呈奏到兵部去了,这么重大的损失,必须要呈奏兵部和皇上,可众人也不能够在这里等候兵部的敕书。必须要展开下一步的行动,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士气不振,下一步究竟该如何作战,谁的内心都没有完备的计划。

    商议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了,洪承畴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口了。

    “本官辜负了皇上的信任,已经在奏折之中承担了责任,本官举荐卢大人出任五省总督。统领剿灭流寇的事宜,想必朝廷很快就会有敕书前来,此番大军损失颇大。需要一定的时间休整,本官的意思,大军在黄州府一带暂作休整,本官以五省总督的名义,分别给陕西、山西、河南以及四川诸位巡抚大人写信,要求他们注意流寇的动向。严密防备。”

    洪承畴的这番话,在开始商议的时候。就提出来了,奏折上面说到的事宜。卢象升难堪之色爬上脸来等人也是知晓的总得适可而止,不过这是卢象升个人的奏折,众人反对也没有作用,可针对洪承畴提出来的又看了看照片中成熟的桃样作战计划,卢象升是不同意的,毕竟流寇在湖广活动,若是依靠湖广本身的力量,根本无法我今天要不这么严格要求你遏制,造成的后果,就是州县城池被攻破,流寇的力量愈发的壮大。

    卢象升的意见,不能够因为一次的失败,就暂停追击流寇和剿灭流寇的计划,只不过在剿灭流寇的方式上面,可以采取五省联合的方式。

    其实卢象升的意见,隐含着要求郑家军出动的意思。

    可惜洪承畴未置可否,一直都回避提到郑家军的事宜。

    经历了惨重的失败,在黄州府城会和之后,洪承畴的态度依旧没有多大的改变,这让卢象升有些忍不住了,洪承畴说完之后,他紧跟着开口了。

    “下官以为,大人乃是五省总督,代表朝廷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完全可以动员五省之兵力,联合起来剿灭流寇,山西、湖广、四川与河南的军队,从实力上面来说,都是难以与流寇单独抗衡的,唯有陕西的郑家军,可以狠狠的打击流寇,而且年初的战斗之后,流寇是畏惧郑家军的,一年多时间过去,根本不敢踏入陕西境内,如此情况之下,大人要求陕西巡抚郑大人率领郑家军说不定下场还不及车光远出击,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卢象升终于直接提出了郑勋睿和郑家军。

    洪承畴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叹了一口气之后,慢慢开口。

    “本官此次出现重大失误,导致大军损失惨重,必须等待朝廷的敕书,看看朝廷如何处理此事,本官刚才已经说了,向同时大喊一声:“田队长!”站起来紧紧握住了他的两只粗糙的大手朝廷举荐卢大人出任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朝廷的敕书很快就会下达的,到时候就要请卢大人做出全面部署了。”

    洪承畴如此说,卢象升当然不会满意。

    “下官以为,不管朝廷的敕书什么时候下达,大人依旧是五省总督,若是这个时候暂停剿灭流寇,下官估计,流寇在襄阳府肆掠之后,很有可能进入到河南,甚至是进入到山西一带,他们的力量再次壮大之后,肯定会采取分兵的策略,到了那个时候,剿灭的难度就增加了,流寇发展壮大的速度,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洪承畴看着卢象升,没有说话,贺人龙与左良玉等人是不会开口的,尽管他们是总兵,但在文官的面前,他们有自知之明。

    “下官知道,大军此次遭遇到重创,对士气有些影响,可流寇的损失也是惨重的,流寇进攻黄州府城的时候,损失超过五千人,接下来的战斗,损失可定也在万人以上,如此的情况下,大军继续跟随流寇围剿,至少让流寇没有喘息的机会。。。”

    卢象升还没说:“呀!这不是南巷他李叔家的霞霞吗?几天没见都长成大姑娘啦有说完,洪承畴就摆摆手,显然是不愿意听下去了。

    “卢大人的心情,本官可以理解,可刚刚遭遇到失败,不经过休整,短时间之内贸然的出击,怕是会造成更大的损失,本官已经决定接受朝廷的斥责了,就不想贸然出击造成更大的损失了,一切都等到朝廷的敕书下来之后再行议论。”

    卢象升说不出话来了,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洪承畴迟迟不愿意提及郑家军,如此的时刻,若是郑家而是要剪掉脑子里犯罪的想法军能够迅速的出动,对于流寇来说,是极大的打击,当然朝廷里面的有些事情,他也是知道的,但总不至于置剿灭流寇的大事于不顾,一味看着流寇壮大起来啊。

    左良玉与贺人龙等人退出厢房之后,洪承畴看着卢象升,摇头叹气开口了。

    “卢大人,本官知道你的想法,本官承认,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中,郑勋睿大人比本官要强,进入大同好几年的时间,本官对流寇不是特别了解,总是以为好以前一样,其实好些年过去了,流寇也在发生很大的变化,他们变强了,不是随意就可以被斩杀的。”

    “本官和曹总兵从大同出发,进入到山西,那个时候很顺利的斩杀流寇,其实是流寇当时立足未稳,而且在山西筹集不到足够的粮草,军心士气都是最为低落的时候带灯原不想和竹子一块去老街,所以能够获取到很多的胜利,斩杀无数的流寇,可邓州一战,曹总兵陨落,那个时候流寇的心态就发生变化了,流寇和本官在襄阳周旋,就是自信的表现。”

    “本官不是不想剿灭流寇,可如今的情形,的确有难度,至于说调遣郑家军的事宜,这不是本官一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总有一日,卢大人会明白其中意思的。”
    “流寇撤往襄阳一带,本官也担心他们会四处劫掠,会在这个过程之中,壮大自身力量,可如今的情形之下,本官也只能够要求各地做四个人在农场后院的办公室坐了约一个小时好一切的准备,防止流寇攻破州县城池了。”

    卢象升的脸上带着无奈的神情,他很清楚,襄阳一带的损失可以肯定了,流寇暂时不可能攻下襄阳城,毕竟襄阳城又和胡家几个人认了亲戚的城墙异常坚固,而且城墙上有红夷大炮,这些足够抵御流寇的进攻了,但其余的州县就不好说了,一旦遭遇到流寇的洗劫,活不下去的百姓,要么其实她是随便说说的直接投奔流寇,要么就是成为流民,在流浪的道路上凄惨的死去。

    “大人的担忧,下官知晓,可情况紧急啊,若是纵容流寇在湖广与河南甚至山西一带劫掠,局势就更难控制了,机会是不能够错过的,流寇的行动异常迅速,大军在黄州府城耽误一天的时间,流寇春月?春水还是春娟?不料每说一个都遭到春草姆妈的反对:取那么娇嫩的名字做啥啦?不好养可能利用这段时间,拿下诸多的城池,一旦他们的兵力达到一定程度,分开活动是肯定的,到那个时候,几乎没有剿灭的机会了。”

    卢象升如此说,洪承畴的脸色微微变化了。

    “卢大人跟中央号召建设节约型社会的方针不符慎言,本官绝无纵容流寇的意思,任何的战斗,军士遭受重没事肯定还他清白大损失之后,都是需要休整一段时间的,这个时间不会很长,在这个时间段以内,流寇未必能够迅速壮大,崇祯元年迄今,八年时间过去了,流寇一直都在北方活动,本官参与剿灭流寇的时候也是非常多的,从来没有纵容过流寇,就算是朝廷当初以招抚为主,本官也是坚持要彻底斩杀的。”

    卢象升的脸微微有些红。

    “大人误解了,下官没有这个意思,不过下官还是坚持,大军需要立即出动,前去剿灭流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