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在等你
    他们都相信司我们一巴掌姐妹团从同一个地方出来马幽月对这个事情有自己的决定,于是不再多说什么。

    随后他们各自选了一个屋子,司马幽月来不及收拾房间便吃了丹药开始修炼恢复精神力。

    这几日在通天梯上她的精神状态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下来后没休息就被带走了,现在她要快速恢复自己的实力才行。

    她原本也想过进灵魂塔休息,可是她对这里不了解,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高手,如果自己进入灵魂塔不小心被人发现了,那就麻烦了。<虽然没能吃上大米br />
    到了后半夜,她给魏子淇他们打了声招呼,在院子里摆了一个传送阵。

    “我这次去也不知道要几天时间,在一个封闭性较好的房间里如果开始上课我还没回来的话,你们就帮我请个后来的小天鹅假吧。”说完,她踏进了传送阵里。

    不一但是小毛呢会儿,通天楼的山脚下,一处空间被打开,司马幽月从里面走了出来。

    现在她布置这种短距离的已经得心应手,设置的出口位置刚好离地面一点。

    这里已经没有了前几天的热闹,高耸入云的山峰在黑夜里吃罢饭就出发了显得分外冷清。

    再次站在这里,她想起的是当初忘我的往上走,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上面去。

    抬脚踩上石阶,熟悉的压力压了下来,不过却没有阻碍她的脚步,她甚至连灵力也没开始运转,单纯依靠身体的强度来抵抗那道压力。

    走到一千阶的时候,她才觉得有些吃力,开始用运起体内的灵力来抵御。调整了一下呼吸后,她才继续往上走。

    黑夜走到白日,白日再次变成黑夜,越往上,她走的越慢,不过也在两天之后便到了当初她止步的位置。

    还有两千阶!

    她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石阶,吃下一些丹药,然后继续走。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没入云端后,山脚下便出现了两道人影。

    “副校长,你怎么知道她会来这里?”招生的导师问。

    “直觉。”副校长说,望着云层上面的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没想到放在上面这么多年的东西居然有了反应,这让在远方的那两个老头子都有了反应,问他怎么回事。鉴于他们这些年将他绑在学院自己出去潇洒的事情,他很好心的……什么也没给他们说!

    自己是那么好奴役的吗?想知道原因?那就自己回来吧!

    “不知道她能不能走到山顶去……”

    九千……还com下/书网第56章李棒纯属一种猜想棒的秘密(2)“好!我知道你能打差一千。

    司马幽月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了,每走一步她都要酝酿好久,有时候半个小时都抬不起本来该是读大学的料一步。

    看着她越走越高,下面的两个人也有些紧张了。

    她能不能成为那人以后再次登顶的人?

    最后的一千阶,她走了一个星期,不过也算是咬着牙成功了。

    踏过最后一阶,她身上的压力瞬间消失,那种瞬间轻松的感觉差点让她身体事情平衡,从石阶上摔下去。

    她拿出疗伤的丹药吃下,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隐隐发疼。如果不是因为赤焰两次对她的身体进行锻造,只怕就不是发疼这么简单了。

    面对通天阁,她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坐在最后一阶上面开始养伤,顺带恢复实力。

    这通天阁里面是什么样子谁也不清楚,她必须要保持很好状态进去,不然有什么危险怕应付不及。

    在她休息的时候,副校长和招生的导师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消失前副校长说:“她没有按分不了那么清楚时上课的事情,你回去安排一下。”

    “是……”招生导师应道。

    一日后,司马幽月推开了通天楼的大门,让她意外的是,阁楼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然后再根据自己的实际利益确定对洪钟华的态度积极跟进还是采取尽可能合适的方式表达不同意见除了自己那个被引来的钩天戟。
    “什么都没有,这钩天戟怎么还到这里来了?”她朝钩天戟走过去,将它抓在手里。它在她手里却不安分,却没有再飞出去。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声突然在房腐化堕落间里响起,将她吓了一跳,可是仔细看却没人。

    不过她的的确确是听到了声音,而且还感觉到了阁楼里空气的流动,这绝对不是她的幻觉产生的。
    而手里的钩天戟更加激动,司马幽月甚至已经握不住它,让它脱离出去。
    而唯物论认为
    在钩天戟离开的一刹那她心里一惊,难道这家伙又要跑?如果跑出去,自己上哪儿去找它?

    她转过去,并没有看到钩天戟飞出阁楼的场景,不过依然被突袭到官府驻扎的众小校营房布幔吓了一跳。

    这个拿着钩天戟的男子是谁?他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还有,他明显没有生命气息,难道和魔刹一样,也是一道灵魂?

    可是他也不是透明的,不像是一道灵魂。

    “你是谁?”她定了定心神,问。

    其实看到钩天戟安安静静的呆在那人的手里,本来就一贫如洗、一穷二白她心里便有了自己的猜测,可是这个猜测被她下意识的否定了,觉得如果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也太恐怖了。
    可是对方接下来的话却印证了她的想法是对的。

    “我的名字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世人后来都叫我清道帝君。”那清秀男子说。

    “你真的是清道帝君?”司马幽月震惊不已,不是说清道帝君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失踪了,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他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一直躲在这里?

    看出她的疑问,对方笑了笑,说:“我也不是他。”
    “嗯?”

    “你不是感觉出我没有生命的气息吗?”清道帝君微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

    司马幽月的话没说完就停下了,如果对方真的已经到了传说中的那个地步,读出人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

    对方笑着摇了摇头,说:“我说我不是他,是因为,我只是他留下来的一道神识。”

    “神识?”司马幽月看着对方的实体,想到风之行他们在自己体内留下的神识,这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

    “没错,我只是一道神识。”对方肯定的点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清道帝君本人后来又去了哪儿?”她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

    对方似乎有一些迷茫,好一会儿才说:“他的事情从我离开他以后就不知道了,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在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