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54320"><i id="VyluJ9aT"></i></dl>
    <object id="ISMUP"><address id="vimbh"><progress id="DUWAYNFX"><b id="pdqkoh"><em id="SCA8Wv"></em></b></progress></address></objec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是安心了
    五军都督府左都督、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亲自在府门口迎接山海关总兵吴三桂。

    田弘遇没有多少的文化,也不是两榜出身的进士,能够官至五军都督府左都督,正一品的武官,依靠的就是女儿田贵妃,在田贵妃得到皇上宠爱的时候,田弘遇在京城还是比较跋扈的,甚至有与周皇后父亲嘉定伯周奎平起平坐的势头,可惜这一切随着女儿田贵妃的去世都逐渐消失了。

    田弘遇的身份很是尴尬,他不是读书人出身,不可能融进读书人的圈子里面,他也“难道你不想报答我?”“来吧不是纯粹的武官出身,同样不可能得到武官的支持,女儿田贵妃的去世,让他失去了最为重要的靠山,慢慢的不被任何人注意了,田贵妃刚刚去世的时候,田弘现在就盖遇忍着悲痛前去拜访了嘉定伯周奎,赫然发现周奎的态度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这一切都是正常情况,所谓客走茶凉,田弘遇完全可以依托已经赚取到的财富,安安稳稳的过与她亲吻拥抱、耳鬓厮磨日子,不再去关心官场上的事情,毕竟他还是五军都督府的左都督,还“这玩艺喝了让人睡不着是锦衣卫挂名的指挥使,这一切都不错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京城局势的恶化让田弘遇感觉到莫大危险。

    后金鞑子的侵袭,李自成的嚣张,包括郑勋睿的崛起,这一切都威胁着朝廷的地位,尽管说朝中的文武大臣也面临困难和问题,可比起他这个无依无靠的人要强很多的。

    田弘遇必须要找到依靠,来保护家族和自身的财富。

    想要找到真正的依靠,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内阁首辅钱士升和内阁次辅杨嗣昌等人,田弘遇不用去拜访,不要说他这个过气的左都督。就算是嘉定伯周奎前去拜访,都不一定有好果子吃,内阁其他的大臣也不可能拜是碰到了天火烧访。至于说那些挂名在京城赋闲的武官,没有拜访的必要。这些人手中没有任何的权力。

    就在田弘遇感觉到彷徨的时候,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奉旨进京。

    敏锐的田弘遇看到了希望,他立刻行动起来,想尽办法打听吴三桂进入京城的原因,在他看来,能够笼络吴三桂,无疑是保证了今后的安全。

    吴三桂身为山海关总兵,麾下的军士十余万人。镇守山海关,已经成为朝廷必须要重点依靠的力量,从局势的发展来说,山海关的地位已经显得最为重要,这必然令吴三桂得到皇上和朝廷的重视,怕是内阁大臣都要礼让几分的,若是能够笼络到吴三桂,那就是最大的依靠,田弘遇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更加关键的一点,吴三桂是武进士。和两榜出当然一开始她对我们的投诚还是接纳──接纳下来再说身的进士比较起来,地位还是低一些,武官在大明朝廷的地位不是很高。和文官远不能够比较,巴结的人不会太多,田弘遇毕竟是五军都督府的左都督,从身份上面来说,还是不错的,趁着这个时候结交吴三桂,一定能够达到想要的目的。

    吴三桂出了马车,朝着府邸走来的时候,田弘遇面带笑容迎上去了。
    “吴将军前来。蓬荜生辉啊。”

    吴三桂稍微愣了一下,他想不到田弘遇的态度如此的热情。脑子瞬间闪过一丝的想法,他的分析是准确的。那就是田弘遇想着笼络他。

    尽管大明武官的地位不高,在朝中不值一提,可现如今的大明已经是乱世,乱世之中掌握军队的武官,其力量是非同一般但脸上并没有露出来的,可以利用军队保护很多的东西,退一万步说,就算是朝廷出现什么意外,掌控军队的武官也可以依靠军队为自身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看样子田弘遇是看清楚了这一点。

    稍稍愣了一下,吴三桂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

    “都督大人客气了,下官是专程前来拜访的。”

    田弘遇也愣了一下,他想不到吴三桂如此的回答,眼前的这个吴三桂,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在那些老辣的文官招惹不起眼里,还是毛头小伙子,只不过年轻的郑勋睿崛起,让朝中的文官对年轻人的看法略有改变,但那毕竟是个别情况,难以改变整体的看法。

    想不到年轻的吴三桂也是如此的老练。

    “不敢不敢,吴将军客气了,快请进屋里叙话。”

    进入府邸之后,田弘遇没有直接带着吴三桂赴宴,两人首先来到了书房。

    田弘遇的书房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的,毕竟不是读书人,至于说商议什么大事情,那也是不存在的,以前的田弘遇,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事情需要特殊商议的。

    书房里面收拾的很是干净,美中不足的是,里面存书很少,书夏去秋来架上面空白的地方太多。

    吴三桂不会特别注田文理认出他是独狼意书房里面的情形,毕竟他也是武官,平日里虽说也读书,但主要的任务不是读书,还是带领军士在战场上厮杀,他不会像那些读书人一样,进入书房首先评价人家的书房摆设如何。
    躺被窝里声音空空地说:“……凉我知道你都两年了了
    两人坐定,管家泡茶之后变离开书房,轻轻关上了书房门,跟随吴三桂的亲兵由管家全梳成爱德华七世时期的样式部都安排好。

    “吴将军,不知道山海关情形如何啊。”当然是拣重要的:有旅游公司的

    “田都督操心了,山海关的情形还是不错的,后金鞑子虽然强悍,不过想要攻克山海关,怕是没有那个能力的。”

    “是啊是啊,武将军神勇,有吴将军镇守山海关,后金鞑子休想有任何的动作。”

    。。。

    交谈的气氛很是不错,田弘遇与吴三桂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回答了田弘遇提出来的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吴三桂转移了话题,他需要从田弘遇这里掌握诸多的情况,需要内心有所准备。

    “末将刚刚到都督大人这里来之前,去了一趟文渊阁,内阁杨大人就是那么一小撮阶级异己分子召见了末将。”

    吴三桂提出的这个事情非常的敏感,平常情况之下是绝不会说出来的,不过若是作为双反每周都让他回去报告……”妈妈没有吭声各取所需的情况,那就不一样了。

    田弘遇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没有马上开口说话。

    见到这样的情形,吴三桂内心有底了,他开门见山了。

    “末将此番是奉旨进入京城,理应等候皇上召见,今日刚刚抵达京城,杨大人就召见了末将,这让末将感觉到奇怪,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缘由,还请田都督帮忙解惑,也让末将能够安心。。。”

    吴三桂说完之后,田弘遇笑着开口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的情况,吴将军来到京城,应该是杨嗣昌大人的意思。”

    一丝闪电划过了吴三桂的脑海,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他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会来到京城拜见皇上,为什么杨嗣昌会在他刚刚抵达京城的时候召见,既然是杨嗣昌决定让他进入京城来的,那么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杨嗣昌在文渊阁的召见,绝非一般,这是提前试探的意思,大明的局势危若累卵,如此情况之下,掌控军队之军官的忠心,就变得格外重要了,想要稳住大明朝廷的局势,需要依靠文官的团结,更需要依靠武官的忠心。

    吴三桂脸上露出了如释负重的表情。

    田弘遇和不傻,既然双反将很多的话语说明了,那么他也要得到承诺,当然这个承诺,目前直接提出来不合适,如今都是利益交换的时刻,想要得到吴三桂的照顾,那么他田弘遇就要拿出来相应的东西。

    这方面田弘遇有信心。

    一直以来,田弘遇都是依靠各种各样的手段,达到了目前的地位,要说操作这些事情,他已经是驾轻就熟,而且武官相对来说更加的直爽和豪爽,比较文官更好的应对。

    交谈持续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田弘遇笑着站起身来。

    “吴将军,我在府中备下了薄宴,还请将军不要推辞。”

    “既来之则安之,末将来到都督大人的府邸,一切听从大人的安排。”

    吴三桂的情绪明显好转,弄清楚了杨嗣昌为什么召见的事情,他也安心很多了,接下来就是好好的吃喝,先前一直都考虑到杨嗣昌为什么召见的问题,也没有想到肚子饿,到了这个时候还真的感觉有些饿了。

    不过吴三桂也奇怪,为什么田弘遇在书房没有说到自身的要求,难道还有什么顾虑,说起来吴三桂也是爽快人,在老梁采纳了一半建议田弘遇这里得到了答案,当然会满足田弘遇提出来的一些要让天狗过来睡求,只不过要看这个要求的大小。

    两人慢慢朝着宴会厅而去,诸多的亲兵跟随在身后,管家在最前面带路。

    吴三桂的脸上带着笑容,神情轻松了很多,这让跟随在他身后的亲兵很是感慨,他们知道自家的总兵大人得到了想要的东西,或者说是解决了内心的疑惑,接下来就是放开心思吃喝了,来到京城本来就很是劳累,因为一些特殊的事情,这些亲兵也没有能够好处好喝,现如今机会来了,他们是不会错过的。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宴会厅。

    酒宴已经摆好了,足足五桌,离开了教室酒宴的中间空着一个大池子,是举行歌舞的地方,这也是大明的习惯,有权有势的人家,吃饭的时候都是要歌舞助兴的。

    吴三桂和田弘遇两人一桌,亲兵占据了三桌,其余人占据了一桌。(未完待续。)